十善業是成佛的重要根基 (共一集)

成德法師主講  2020/8/23  英國威爾士蘭彼得  檔名:19-001-0014

 

我們講到了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講到這五個行門的第一個行門,淨業三福。淨業三福又有三條,第一條,第一福,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我們上一次是講到修十善業。而且以十善業來約束自己,佛是圓滿的智慧,他用三個字就包含我們一切行為了,身、口、意。再從身口意打開來,身,不殺、不盜、不邪淫;口,不妄語、不兩舌、不綺語、不惡口;意,不貪、不瞋、不痴。其實身口意已經包含一切了,把它打開,變成十善;再打開,就是一切所有的行為都包含在裡面。我們以這個十善業來自律,要求自己。怎麼要求?「就是起心動念、言語造作都要與它相應」,都要跟十善業相應,「這就是圓滿的佛法」。學佛也不複雜,就是身口意三業跟十善相應,就能夠修到圓滿的佛法了。

師父接著說:「我們看到佛像,畫的佛像都畫一個圓光,圓光上面有三個字,有用梵文寫的,也有用中國文寫的。這三個字叫『唵、阿、吽』,是什麼意思?就是身口意三業至善。換句話說,十善修到圓滿就是這三個字。『唵』是身,『阿』是口,『吽』是意,三業清淨。世尊在《無量壽經》一開端就教給我們三業清淨」,這《無量壽經》裡面講到的。其實這是阿彌陀佛在「積功累德第八」,有敘述到阿彌陀佛怎麼修行的,「少欲知足,專求白法,惠利群生,志願無倦」這一段,其中有經文就是:「善護口業,不譏他過;善護身業,不失律儀」,就是身口,「善護意業,清淨無染」,身口意都包括了。而且把口業放在前面,那代表口業很容易犯,人一天講話可能幾百句都有,都要很慎重,不然功德就在嘴巴都流掉了,甚至於不警覺的話,因為口又造很多業。不能妄語、不能兩舌,妄語就是虛妄的話、騙人的話,每一句話要很真心,就不是妄語了;不挑撥,不兩舌;不綺語,不花言巧語;不惡口,不講粗裡粗氣情緒的話。怒是猛虎,那個很生氣的話出去,就像老虎一樣,身邊的人就很害怕,壓力就很大。

師父講了:「你看看佛所說的,這三樁做得圓滿,就叫成佛。所以佛的畫像圓光上面寫的三個字就是這(唵、阿、吽)三個字。十善業,初學佛從這裡下手;成佛,這個十善圓滿。我們怎麼能夠疏忽?有幾個人把這個事情放在心上?」就是時時要把十善業放心上,我們任何的行為都要觀照,有沒有跟它相應?所以師父講了:「起心動念用這個來對照對照?我有沒有違犯十善業?這個叫做根本修。」從自己的身口意去觀照,尤其是意,意念,因為意念就會延伸出身跟口。

剛剛我們講不要落印象,尤其親人之間很難不落印象。比方說,夫妻在討論事情,愈討論愈激烈,有點吵起來了,然後上個月的事搬出來、去年的事搬出來、剛結婚那天晚上的事也搬出來了,你看落的印象很深。所以我也有遇過,比方說夫妻結婚也有二三十年了,然後找成德來做和事佬,現在出家工作不好做。比方說兩方都會有一句話,很有意思,我觀察的,都有一句什麼話?「他改不了的。」「他不可能改的。」落印象太深了。大家注意,這個念頭,就是念頭產生了,然後才會產生這句話出去。我們分析分析,這句話有沒有貪在裡面?他改不了了、他改不了了,有沒有貪?人會這麼生氣,就是你期盼他怎麼樣,然後他都沒有怎麼樣。所以因為求了很久了,還是求不到,氣死我了,所以瞋都是從貪來的。

「諸苦盡從貪欲起,不知貪欲起於何」,這三時繫念的話,這段話很有味道。諸苦皆從貪欲起,那不是別人讓我們煩惱的,不是風動、不是幡動,是我們自己的心動了,然後煩惱起來了。不知道貪欲起於何,「因忘自性彌陀佛」,我們把我們彌陀的本性忘了,然後放縱這些貪瞋痴慢的念頭,「異念紛馳總是魔」,念頭止不住,佛號提不起來,就是這些貪瞋痴慢的念頭相續不斷,然後就煩惱魔做主了,自己不得自在了。所以我們要觀心為要,要觀照自己這個念頭,跟十善業相不相應?跟真心相不相應?我可不能把我自己給賣了,我不能再搞輪迴去了,這真正自愛,不願意再糟蹋自己的佛性了,那就會從根本修,觀照自己的心念。《了凡四訓》說的,「惟從心源隱微處」,從自己的內心深處,「默默洗滌」,就是把自己的心念看得很深、看得很清楚,不能再讓這個煩惱賊做主了。

就像成德剛剛說的,當我們說對方改不了,第一個有貪,又有瞋,再來痴,為什麼是愚痴?著相了,凡所有相皆是虛妄,緣聚緣散,剎那生滅,我們把那個剎那生滅的幻相一直刻在心裡面,著相了,沒智慧,愚痴;有傲慢,你看講話的時候就有那個傲慢,他改不了了;還有懷疑,你懷疑對方的佛性,你不相信他了。所以我們看,一個念頭、一句話,貪、瞋、痴、慢、疑都在裡面。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怎麼我們不相信他能改?那我們這個念頭是相信自己的想法、看法,不是隨順佛菩薩的教誨。所以第一個,我們要觀照到自己的心念。

再來,當我們講別人改不了,請問我們改得了嗎?你相不相信,當我們這句話講出去的時候,可能另外一半說,你也改不了,他沒講出來,他心裡面想,你也改不了,你還說我?所以為什麼說家家有本難念的經,就是這樣。人很難不計較,很難往內觀。所以佛法叫什麼?佛法叫內學,往內,一往外就著相了,一往外就指責了,一往外就有我跟你,就有我相,就有人相、眾生相,這些分別執著就出來了。我跟你一分別,這些都是我的東西,就產生貪心。所以佛法是內學,應該是往內反省,不是往外去指責、要求。

所以我們什麼時候開始學佛?不是說我皈依了,皈依十幾年了。真正的皈依是什麼?回歸,真正回頭反省了,回歸我的覺正淨,這叫皈依。這是實質的皈依,十幾年前、二十幾年前,那個叫形式的皈依。但是佛法重實質不重形式,我有沒有皈依了,我隨時要觀照,我有沒有皈依覺而不迷?有沒有皈依正而不邪?有沒有皈依淨而不染?我們這些貪瞋痴慢就在污染我的心,我有沒有淨而不染?這個是六祖大師講的皈依,皈依自性覺、正、淨。所以六祖可能觀察到,怕我們慢慢慢慢都著在形式上了,他講皈依就不是講佛法僧。但是事實上佛法僧是住世三寶,而這個住世它的真正的精神,佛表皈依覺,法表皈依正,僧表皈依淨,淨而不染。所以這個內學,往內。

大家冷靜想一想,當我們看別人錯,但是我們自己還不是聖人,我們也有錯。你說這件事情明明他錯得多,比方說他錯百分之八十,我們錯百分之二十,我們罵他百分之八十,他鐵定要責罵我們百分之二十,那不就各相責天翻地覆嗎?可是假如我先反省自己,這微妙的變化就出來了,明明我只有錯百分之二十,他也清楚他錯得多,可是錯得少的人還道歉:「對不起,是我做得不對。」人之初性本善,他也有良知,你一反省,他不好意思了,「沒有沒有,這個事我錯的比你多」。我們一各自責,就把對方的善根調起來了。所以各自責,天清地寧;各相責,天翻地覆。

所以我們這個心念就特別重要,在境界當中要伏得住指責、伏得住瞋恚,能夠當下反觀。所以古人說得好,「激之」,你用言語去指正他,激之,激將法的激,「激之,則君子可使為小人」,你用道理壓他,最後他破罐子破摔,「我就是這樣,不然要你管?」那就本來是君子,被我們激成小人了;但「愧之」,愧之,就是你去反省自己,反而讓他產生慚愧了,「愧之,則小人可使為君子」。所以古人這些話都很有人生哲理,這個我們好好去體會。

我們看二十四孝第一個,大舜,他沒有任何錯,沒有任何錯,還被父親、還被繼母陷害,甚至要殺他。我們想一想,假如是我們,我們會怎麼做?要跟他拼了。舜王那時候假如意氣用事,那我們中華民族可能得要少一億人以上了,現在有一億人是舜王的後代,可能還不止。所以你看我們有修養,對我們後代都是庇蔭。

為什麼老法師說,學佛首先學什麼?大家腦子裡蹦出來的是哪一句?老法師教我們學佛首先學什麼?學吃虧。有時候師父也會說:「學佛首先擴寬心量。」其實擴寬心量才能學吃虧,斤斤計較就學不了吃虧了。首先從心上效法佛菩薩,他們的心包太虛,量周沙界。

舜王他不計較,自己受什麼委屈,他也不指責對方,他只想一定我還做得哪裡不好,還自己覺得錯都在自己,不在家人身上。所以他完全沒有錯,又反省自己,最後就把這麼惡劣的家人統統感動了。所以完全沒有錯的人,最後一定可以感動對方。假如今天我們跟家人相處,還沒有辦法感動對方,那很可能是我們還有錯,而且我們這個錯,我們要不不承認,要不是先在指責他的錯,這樣就各相責天翻地覆。所以老祖先留了這句「行有不得,反求諸己」,還是很有道理,真正完全沒有錯的人,最後就能感動對方。

請問大家舜王吃虧嗎?你看他完全沒有錯,家裡人對他這麼不好,可是他成就了孝、成就了德行,然後他福報又現前,變成天子,又有智慧。所以真學吃虧的人,一點都不吃虧,古人這些表演我們要看得懂。而且要有這個心境,家裡才有和氣,家和萬事興。

我們看二十四孝另一個主人翁,閔子騫。他媽媽太早過世了,結果父親娶了個後母,又生了兩個弟弟,他後母就分別心。其實假如真正學佛的,做人家的後母,她就是先設身處地,我一定要對他特別好,不要讓他誤會了我有這種分別,你不是我親生的,這些才是我親生的,那就學佛人心的柔軟。結果他這個後母就虐待他,像冬天給她親生兩個孩子用棉花做衣服,用蘆花幫他做衣服,蘆花不保暖。這麼冷的冬天,他父親讓閔子騫幫駕車,結果因為冷風嗖嗖,他實在受不了了,手就都凍僵了,結果那個轡繩就沒有拉好,車沒有駕好。他父親很生氣,就拿鞭子,馬鞭抽他。結果一抽下去,衣服破了,蘆花飛出來了。父親知道,原來我的兒子被虐待了,回去馬上就要把太太休了。結果當下閔子騫馬上說了:父親,「母在一子寒」,這個母親在,只有我一個人寒冷;「母去三子單」,母親走了,那我跟我兩個弟弟都要受凍了。你看這個時候他還在為他弟弟著想,還在為他後母著想。他後母虐待他這麼多年,他都不往心裡去,他不計較,這學吃虧。結果他的真心為他的後母想、為他弟弟想,一下子就把後母的良心喚醒了,就轉了一個家庭的命運。所以真的是精誠所至,金石為開。

所以我們隨時要堅信真理,真理是什麼?人之初,性本善。不管這個人現在怎麼樣,那是他的習氣,習氣是後天染的,他也很可憐,他也不願意這樣。不管他現在是怎麼樣,我們還是相信他性本善;他表現得不好,還是我德行不夠,還不能感動他。一來,我們不懷疑人的佛性;二來,任何人不能改好,都是我還沒有辦法為人演說,每個人也在鞭策我們提升。所以要信佛!從哪裡信?從相信自己有佛性、從相信每個人有佛性,那我們對任何人所傳遞的一種能量,就是對他的信任。

所以有一些小朋友,本來不是很愛學習,後來有新的老師教他,他好像學習很起勁。他明明比較不喜歡學習,為什麼學新的東西他反而喜歡?這個我們都要去觀察。成德以前教書,這個同學他學八科,八個科目,七科不想學,其中一科想學。你能說他不愛學嗎?明明他有一科喜歡學。很有可能是那個老師還是信任他、還是鼓勵他,他就覺得在這個老師面前有尊嚴、有信心,他就很願意去努力。

所以我們也希望我們的親戚朋友見到我們,都能感受到我們對他的那一分信心、信任,我們的態度都能變成他向上的動力。所以師父常提醒我們說:「菩薩所在之處,讓一切眾生生歡喜心」。其中就是完全信任人的時候,你走到哪裡,你就傳遞這種正能量。

——恭錄自:德國淨宗同修交流會(第二十一集)

2020/8/23 檔名:18-019-0021

要點節錄 目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