守師承三個條件的深意(一)(共一集)

成德法師主講  2020/7/11  英國威爾士蘭彼得  檔名:19-001-0013

 

佛經也好,或者是老法師的教導,它是法藥,藥是拿來做什麼?治我們煩惱的病。我們先了解,我們才容易接受它,不然會覺得,怎麼又要管我了?那是來成就我們的,不是來管我們的。所以為什麼是信解行,先解,明白了去行會很歡喜。所以禪是佛心,教是佛言,戒是佛行。戒律是佛的行為,那我們守戒不就是照著效法佛嗎?效法佛就是效法性德,那多好。但是假如這個不明白,可能馬上感覺,又要來管我了,又要來要求我了,好像就不是很舒服。戒是來成就自己的,來恢復自己性德的,那些行為本來就是我性德裡流露出來的,那守得很歡喜。

而這三個條件我們看,第一個:從前所學一概不承認。這個叫做一定要先把杯子倒空,才能夠再接受善知識的教導;假如我們不放下所學,善知識講一句話,我們又用自己學的東西去衡量,那可能就跟善知識抬槓,善知識他不強求、不攀緣,這緣不成熟他就不說了。所以這些都是在培養我們的態度,一定要掏空謙虛了,這個法才能夠入心。所謂「我慢高山,法水不入」,我們覺得自己有什麼了,那就不可能教得來了。所以「為道日損」,修道是愈來愈減少這些習氣。假如我們還會覺得自己挺懂的、有什麼,有什麼就沒什麼,沒什麼才能有什麼。因為「般若無知,無所不知」,般若無知是根本智,無所不知是後得智。所以這個般若是從清淨心來的,他是所有的分別執著都放下。我們覺得自己有什麼,那個念頭就是染污,真心一法不立。所以善知識是幫我們不斷看到分別執著,幫我們放下,因為我們修學過程會有盲點,自己看不到,他是過來人,他會告訴我們。所以首先這個態度要謙卑,「謙則受教有地,而取善無窮」,《了凡四訓》教我們的。所以這三個條件都有深意。

第二個,只能聽老師一個人講經。一個老師一條路,兩個老師兩條路,三個老師三岔路,四個老師十字街頭。縱使我們聽兩個老師,這兩個老師都是過來人,問題是他們的遣詞用句不可能完全一樣,你南方人、北方人舉的俚語就不一樣,for example也不一樣,就像剛剛我舉揉饅頭你們也有點陌生,我下次就要舉種稻子、煮白米飯。兩個都是過來人,可是他遣詞用句不同,請問我們還沒有通達義理的時候,我們一聽兩個講的不一樣,事實上講的是一樣的,我們就自己在那裡分別執著了。所以要護念一個人成就可是不簡單!所以為什麼李炳南老師當時候在台中蓮社,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印象?老人家說,當時候李老,台灣儒釋道的人才還不少,經過台中都恭敬供養,從沒叫他們講開示。因為怕一講,講的理沒有錯,遣詞用句不一樣,這些學生一聽不一樣,他就亂了,所以是在護大家的知見。我們是跟著一個老師,建立起是非、善惡、邪正、利害、真偽的判斷,這個時候你再聽什麼沒問題了;可是問題還沒有這個基礎的時候,一聽容易聽亂。所以善知識沒有說喜歡要求人、控制人的,那他就不叫善知識了,這些條件完全是為了護念成就我們的道業,老方法不能改。這個世界變化太快了,有人類歷史以來變化最快的時代。西方廣目天王,那個龍就是多變,但是另外一隻手有一顆珠,這個龍珠是不變,我們不能掌握不變,我們就隨波逐流了。惠能大師說的,威音王佛以前有無師自通的,威音王佛以後沒有無師自通的,都得要善知識護著,以前的標準是護到開悟,現在最低標準,是非、善惡、邪正、利害、真偽能判斷才行。

還不會判斷,所以有第三個條件,要看的書、要接觸的,要老師同意才可以,他護我們的知見。當然,我們佛堂裡面講的經教,應該都是師父上人強調的經典,都是同一個師承,這個是可以聽的。但是你自己要專攻,這段時間專攻什麼,你自己要清楚。其實老人家教導也不複雜,首先要扎根,儒釋道三根要扎好。道家《太上感應篇》,這個因果很重要。而且這一套光碟,不知道大家有沒有仔細觀察,老人家講這套光碟的時候比較嚴肅,你們有沒有發現?為什麼嚴肅?成德的觀察,第一個,講因果還是要比較嚴肅一點,敬畏;第二,這套光碟是對誰講的?現場誰在聽?我們看老法師大部分的講經在哪裡講的?攝影棚。可是這套光碟是早餐開示,吃完飯,跟在身邊常隨的四眾弟子是當機者,所以老人家是手把手帶這些弟子。其實我們十分誠敬來聽這一套光碟,那也是老法師手把手帶我們怎麼做人、怎麼做事。尤其這個《太上感應篇》,他又是挑選《彙編》裡面的精華出來講,《彙編》濃縮的儒釋道的教誨,又加上老人家的開解,加上老人家人生閱歷的詮釋,所以這套光碟是寶!《太上感應篇》,道家的,因果的根;《弟子規》,倫理道德的根;還有《十善業道經》,也是早餐開示的,都是利用飯後半個小時講的。所以這個是三根扎好,扎好之後可以再選一部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一定一經通一切經就通。所以老人家這些原理原則我們可以照著來做。

——恭錄自:弘護人才扎根班(第四集)

2020/7/11 檔名:18-068-0004

要點節錄 目錄 

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