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有自己是學生

成德法師主講(共一集)2020/3/19 英國蘭彼得 檔名:18-031-0001

 

成德法師:大家要體會佛門的表法,就會有比較可貴深刻的領悟,因為佛門的教學它是非常善巧,所謂藝術化的教學。比方每個菩薩的坐像,你看文殊菩薩是坐在獅子上面,他是表說法師子吼;普賢菩薩是坐在大象上面,大象每一步巨力萬鈞,他就是很紮實、真幹,我們要看得懂表法。就像善財童子的名號,善是善根,財是福德。怎樣才是善根福德具足?怎樣才是善根福德不斷增長?怎樣才是可以當生成就?假如我們沒有看懂善財的表演,那我們就不得這些利益了,就不能夠真正當生成就成佛。

因為在大乘經裡面,龍女八歲成佛,那是當生成就的表演,那是在《法華經》;《華嚴經》,善財童子是當生成佛。所以真正立下志願的人,當生要成就就是善財童子。他是怎麼學習的?他最重要的心態就是只有他一個人是學生,其他的人都是老師,都是來給他發考卷的,都是來成就他不足的地方的。假如我們能保持這樣的心態,不管是什麼人事環境,還是物質環境,這個善財都從中在生起善根,他的善根就在這個經歷的人事環境、物質環境當中在增長,不管它是順逆。所以為什麼師父有一個墨寶說:「順逆皆佳境,惡善咸良緣。」那就是會修的人,他在一切境界裡面不斷提升自己,提升了他的善根,提升了他的福德,所以叫善財。只要他保持只有他自己是學生,其他的人都是老師,都是來提醒他還有哪些習氣要放下,他還有哪些不足。他一接受了,他馬上放下,他自性本有的智慧德能就慢慢在往外透了,他每天都有很大的進步。所以這個是我們要懂得善財的表法。其實一切境界都是在提醒我們的內心還有哪些分別、還有哪些執著要放下來。

所以他馬上能反觀,我這個念頭,就像剛剛學長自己反省,能者多勞,我這個念頭有傲慢;還是說我一反觀,我有煩惱了,它來自於哪裡?來自於我在挑境界,來自於我覺得怎麼沒有時間給我學習,這個課業當中的學習會不會因為這樣耽誤了?其實我們已經把課業才是學習,我們這個認知已經產生對學習的侷限了,事實上應該是一切時、一切處、一切境界都是學習。為什麼叫「全修在性」?一切境界都在修我們恢復我們的真心。只要我們起了比較、起了分別,挑境界,這個心已經有貪在裡面了;有瞋,因為不滿我的願,情緒就上來了;有痴在裡面,為什麼?挑境界就是著相了,著在這個境界上了,一著相,本有的智慧不起現行了;當然也在裡面會見過,慢心就起來了;還有就懷疑,幹嘛這麼倒楣?幹嘛是我遇到不是別人遇到?那就不相信老法師這句最重要的法語,就是章嘉大師教給他的,「你這一生學釋迦牟尼佛,你一生佛菩薩安排,自己不操心」。老人家接受了章嘉大師這個法,所以他發願以後,他發願學釋迦牟尼佛,然後一生奉獻給眾生,做多元文化教育的義務工作者,他下了這個決心,他也相信往後所遇一切事情都是佛菩薩安排,都是來考我的,都是來讓我提升的,他都歡喜,都是佛菩薩安排。

所以為什麼世間人覺得晴天霹靂的事情,老人家都在這種因緣當中有一個很大的提升?舉個例子,當時候韓館長突然走了,護持三十多年,好不容易有一個景美的小道場,可是因為來不及過戶,這個名字是韓館長的,從法律上就是她的後代繼承。這個道場明明是大眾捐款的,可是大眾就覺得這個要上法律程序,不然我們就沒有地方了。你看當下老人家面對這樣的境界,他的心不是有得失、不是有委屈,他當下是觀照自己的念頭,有沒有是為整個佛法在著想,佛門的表法要表對。哪怕是真的把這個道場拿回來,人家一聽到消息說,哪個地方道場打官司了,那不是把佛門的形象都給搞壞了嗎?這個損失一個道場事小,佛門形象一影響了,大眾一沒有信心了,斷了一個人的法緣、斷了一個人的信心就很嚴重,更何況是廣大的群眾?

所以你看老人家修忍辱,完全放下。甚至於是大眾心情很不能平和,要走法律程序,老人家給他們頂禮磕頭,然後說:「四十九天以後再說吧」。你看老人家也不是用道理壓,壓其他的這些弟子們,他也能體恤大家的不平,然後以這種人情說,韓館長也剛走,我們總四十九天以後再說。這個緩兵之計當中,他含有的不只是對佛法形象的關照,也是對每一個心情不能平和的人,他也關照到了。所以我們可以看出老人家的柔軟跟修養,然後你看自己給大家頂禮,自己能屈下來,就為了化解當下大家的這個氣氛,這個善巧。最後另外一個緣,新加坡的緣就出來了。你看老人家在離開台灣寫了一段開示:生活在感恩的世界裡,感謝絆倒我的人、感謝欺騙我的人、感謝斥責我的人……他在一切逆境當中提升自己,一切逆境也都是善知識、也都是老師。所以我們不只要看懂善財童子表法,我們也要看懂老法師表法,我們才能夠學到他的心法,才能學到真實的東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