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部同修交流會 第二集

成德法師主講  2020/2/28  台灣  檔名:18-021-0002

 

那麼看看,接下來有沒有同修要跟大家講講話,或者有什麼問題要探討一下。

剛剛我跟大家有提到,就是師父在二OO九年在台灣待了一年,還把《妄盡還源觀》講了第二遍,第二遍是在台灣講的。老人家編了一個小冊子,可能你們都沒見過,就是讀《三民主義》的心得。老法師特別要回國以前,把《三民主義》細看之後,把重點挑出來,然後來跟這些政治人物交流。

其實我們當時候成德也在台灣,剛好廬江剛結束,我還去見了教育部長。老人家因為在廬江辦了實驗,三年之後離婚率、犯罪率就快速下降,結果金惟純先生在商業雜誌寫了一篇文章,叫「教育部長應該找淨空老和尚談一談」,都寫出來了,他不找都不行。後來就限制兩個人進去,我就跟著老法師進教育部,那個建築物是日式的建築。

結果,你們看得出來我是很容易激動的人,所以前一天我都澎湃洶湧,終於可以報效國家。進教育部,進去,教育部長先介紹他的左右幕僚,最重要的幕僚陪著教育部長見我們。首先,我們都還沒坐下來,這位是哈佛博士什麼什麼,我涼一半了;這位是英國什麼什麼著名博士,我又涼一半了。我要跟他講中華傳統文化,結果你看他最重要的,「方以類聚,物以群分」。

後來我們又翻李炳南老師的教導。當時候距離我們是五十年、六十年。當時候李炳老就一直提醒不要認美國人當父親,因為整個價值觀就偏美國的思想觀念。成德是看好萊塢電影長大的,這個時節因緣就是如此。所以「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可是我們也要很清楚我們自己要往哪裡走,我們下一代要往哪裡走,我們希望台灣的社會往哪裡走,我們得帶頭往那個對的方向走才行。像洪先生他們做媒體的,他現在就致力很用心做一個光碟,可以透過這個光碟,讓家長、讓老師教孩子倫理道德、因果教育。那天看了一個實驗的片子,很精彩,眼眶淚水轉了兩下。

男眾:還是沒滴下來。

成德法師:因為我們華人說,男兒有淚不輕彈,我也就練一下,不讓它掉下來。很用心,你們的孩子以後有福報了,這個光碟出來,會很適合孩子們看,而且適合全家人一起看。
所以菩薩道是各行各業、男女老少,這個是五十三參的表法。男女老少、各行各業再講得更細一點,每一個角色、每一個本分都是行菩薩道。比方我們請問一下,三太是不是佛菩薩?從她的行跡來講,她影響了整個民族,那是算佛菩薩的示現。可是她的角色是什麼?她的本分是什麼、角色是什麼?太太。所以,不只是行業而已。你在行業裡面,諸葛孔明,他是在臣道,他達到忠的圓滿,他不是皇上,他是臣子。所以一談到忠臣想到誰?大家談到忠臣會想到誰?岳飛。還有呢?文天祥。有沒有注意,都是沒有把國家復興起來,可是這個就是我們華人可愛的地方。

所以為什麼佛門說要恆順眾生,每一個地區人家怎樣是主流,怎樣是好、好、好、好,順勢而為。普賢行為什麼說要恆順眾生,還是很有道理,隨順眾生的分別而分別,隨順眾生的執著而執著,但是自己不要有分別執著。所以我們學佛的人,應該是跟任何一個地區的人都能和睦相處、交流。假如說「我最討厭哪裡的,怎樣又怎樣」,不能跟哪裡的相處,那不是他的問題,是我們的問題。

所以老法師常在國際間走,結果有時候要填資料,剛好有一次填資料,填到興趣,老法師想都沒有想,「恆順眾生,隨喜功德」。境界有差,你看我們興趣,看電影。內行人看門道,師父寫這八個字,你看出他的境界沒有?他是咸共遵修普賢大士之德,恆順眾生,隨喜功德。

我剛剛是說華人,我剛剛說華人怎麼樣?

男眾:很可愛。

男眾:忠臣。

成德法師:對,現在年紀比較大了。時間很快,「何不於強健時努力修善」。有時候想想,時間快到有點害怕,二O一九年還剛剛有點熟悉,它就say goodbye(說再見)了,現在二O二O這個數字又已經即將邁入三月了,好快。成德當時候二OO三年到海口,我在台上的時候,底下的人大部分比我年紀大,我算是比較年輕,甚至於算最年輕的。因為來聽課的一般有家庭,大學生一般不會來聽我講,一開始。結果去年底辦課,看下去不只比我小,小我一倍,小一倍了。都是幾歲的?十八、十九。看他們的資料,他的父母比我還小,就覺得時間太快了。「人身難得今已得,佛法難聞今已聞,今生不將此身度,更待何生度此身?」人身難得,佛法難聞,東土難生。

佛在世的時候,在《起世界經》就說了,他遣二菩薩於震旦方向講經說法。很明顯,其中一尊是孔子,是儒童菩薩,還有一尊是迦葉菩薩,應該是老子,兩大菩薩。因為佛在《佛藏經》裡面講了一句很重要的,這個話都是我們修行人不能等閒視之的話,他老人家說,「不先學小乘,後學大乘,非佛弟子」。這個話夠重了吧!不先學小乘,然後就學大乘,不是佛弟子。請問不是佛弟子是誰的弟子?那就不好說了。
這個代表什麼?大乘佛法一定要有基礎。而中華文化裡面的小乘已經在南宋慢慢式微了,被我們傳統的儒道(代替),因為中國人熟悉這些內容。而且這兩大菩薩,儒跟道的胸懷有一些境界超過小乘,「古之欲明明德於天下者」,你看那個格局,「唯天下至誠,為能盡其性」,你看都是胸懷天下,「大道之行也,天下為公」。所以這個不只是小乘基礎,他連這種大乘的胸懷都給我們打開來。現在是我們小乘的基礎不牢固。所以為什麼學佛得力的少?因為缺乏基礎。
所以修行不能貪著,所有佛講的、所有師父講的要圓聽、圓解、圓修,不能是挑自己接受的修,自己不接受的就把它擺旁邊去了。這個不是跟老法師學,是跟自己的揀擇在學。跟他老人家學,應該是任何一句話你都放在心上,而且真的他老人家講的任何一句話之間都是圓融不衝突。而且黃念祖老居士強調,一個人圓修,他修一天超過沒有圓修的人修一劫,那是沒法比的。

其實這個《了凡四訓》裡面也有講到,菩薩「內不見己,外不見人,中不見所施之物,是謂三輪體空」。「斗粟」,斗粟就是很少的米,「可以種無涯之福」,「無涯」就是無量的福報;「一文」,一文錢,「一文可以消千劫之罪」。因為他是圓,他三輪體空,那他三輪體空是法身的境界,所以他布施一文,超過我們布施千億。所以聽經重要,聽經修慧。「定須習」,定要習定,念佛,還有打坐,你讀經修定;「慧須聞」,智慧要靠聞法,聽經聞法。

今天我們難得相聚,下一次見面不好說了。不知道兩年之後,我能不能考上都很難說。人生無常,「世間無常,國土危脆」,你看一個冠狀病毒出現,多少人的生活、工作,整個都被無常一下吞掉了,他都還沒回過神來,所以對無常要有警覺性。

我們不知道下一次什麼時候見面了。我剛剛是要講什麼?對,真的年紀有了,已經不如當年的境界了。就是希望我們這一會之後,大家以後在車上多聽經。「慧須聞」,一有時間不要浪費掉。人生最可貴的、最值得珍重的就是自己的精神,最值得愛惜的是自己的光陰,一分時光一分命光。你這一秒鐘念一句佛,至誠念可以消八十億劫生死重罪,要爭分奪秒。所以夏蓮居老居士說,「勿使一秒鐘空過,勿使一句話空說」。三時繫念提醒我們,「須臾背念佛之心」,只要不念佛了,打妄想,看清楚那個念頭是什麼?輪迴心。「須臾背念佛之心,剎那即結業之所」,結什麼業?輪迴業。修行的人對念頭、對一言一行要有高度的警覺性,不能隨便、不能僥倖、不能放縱。

不用打勾勾了,我們不知何時相見,我們相約,只要上車了,趕快要播經或者播佛號,跟著一起念佛,我們勤修淨業,往生淨土的淨業,積功累德。人生很快、很短暫,白居易先生說,「蝸牛角上爭何事」,他這個比喻挺好,你看那個蝸牛,一出來就兩隻角有沒有?就是相對的,我對你錯、我高你低。「蝸牛角上爭何事,石火光中寄此身」,人的一生就好像在無盡的時空,兩個石頭,欻,一個亮光出來就沒了。所以最可貴的就是用這短暫的生命換取無量光、無量壽,這是有智慧的人。你們現在孩子都生了,剛剛說的,每一個角色都是菩薩道,你不要看著你的孩子說:討債的來了,給你討債、給你索債呀。那是菩薩道,你把他教成范仲淹,以此功德迴向,決定往生。看你的心態怎麼樣,積功累德。

佛法是圓融的,你不用去羨慕任何人,你只要覺悟了,在你的每一個當下都是積功累德,每一個角色都是積功累德。所以要把理搞明白,你就會活在「理事無礙,事事無礙」、「人人是好人,事事是好事」的法界,這樣就不會愁眉苦臉,不會憂愁了。

《了凡四訓》是本很好的書,是第六個作業還是第七個?了凡先生說,「人之無過咎」,他沒有錯,「而橫被惡名者」,還被人家侮辱、陷害,「子孫往往驟發」。這個道理你相不相信?Hello,大家相不相信?

大眾:相信。

成德法師:這樣明天有人罵你,你會很高興,是吧?我又沒有錯,明天人家罵我,好事,他給我後代送福報。你說,我又沒有結婚。你那麼自私,你沒結婚,天下人就是你的後代。所以念頭重要。剛剛跟大家講那個例子,憂鬱症的人很多,我下一個念頭,「我沒有」,太想自己了。

我剛剛去見一個老師,我看他信心不夠。其實我也曾經是很沒有信心的人,為什麼?我到了高一、高二,個子才長上去的,所以高二以前也挺自卑的。因為我媽媽一百五十二,我說:「媽,我會不會像您一樣?」還讓我媽媽擔心了好一陣子,太不成材。都比來比去,我也是沒有信心。其實在這個世間用比的,再有信心的人也沒信心。我們都應該建立在不變的真理上,不應該是建立在相對,那個都是虛幻的。而且那種信心是傲慢,不是真正的信心,給人家比下去叫信心?
所以我的信心是因為遇到老法師說,「一切眾生皆有如來智慧德相」。佛不會騙我,師父不會騙我,信心回來了。但是也不會傲慢,因為師父說,「但以妄想執著不能證得」。這個法藥,真的是藥,一吃下去病就好了。所以我不會對自己沒有信心,但是也不會傲慢,為什麼?我自己分別執著還那麼多,還有什麼好傲慢的,努力都來不及。

結果這個老師,我看他比較沒信心,我說:「你已經很不簡單了」。他感覺有一點不是很能接受我講的。我說:「你們學校老師多少?」他說:「一百多個人。」我說:「像你這樣學佛吃素的有幾個?」他說:「一個都沒有。」一個吃素的都沒有,我說:「你看吧!」我說:「像你這樣條件的,一千個找不到一個。」有時候要給人家信心還得要客觀,還得for example。然後他就說:「對呀,我的同事問我,你怎麼每天都在念阿彌陀佛?」然後他說:「因為世間很苦,我要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同事就說:「你好像不是這個時代的人。」然後我就跟他說,我說:「你剛剛的回答是自我」。如果有人問我,你為什麼都念阿彌陀佛?我首先會馬上掃描他這個人的背景,他一問我就是個機緣。所以為什麼聽經要真聽懂,很重要。

你看人家老法師在美國弘法,達拉斯,人家那鄰居看他們每天笑笑的,突然有一天過來問:「你怎麼每天這麼快樂?」他說:「我每天念阿彌陀佛。」「那阿彌陀佛什麼意思?」「無量的智慧,無量的財富。」「那我也要。」一樣,「世間太苦了,我要去極樂世界」,你看他不相應了。講話都可以透出來我們心的狀態,「一切法從心想生」。你看我這個出手也滿重的,直接一把刀,嚓,到他的咽喉這邊。居然他還感謝我,善哉善哉。他還滿認同我提醒他的這一個點。
所以《楞嚴經》有一句話講:「隨眾生心,應所知量。」人為什麼要講話?我想講,這叫習性,這叫貪,貪說。為什麼要講話?有機緣可以利益人,所以要講話。不然有時候講話還會變停不下來,會很囉嗦。所以學佛還被子女說「媽妳怎麼這麼囉嗦」,沒學好,沒有照佛講的做。當然,諸位當兒女的,不要聽我講完之後,叫媽媽不要太囉嗦。哇,你這個,剛剛才講,大舜不見父母過。所以念頭不要亂動,我剛剛什麼都沒講,你們也什麼都沒聽,不然到時候說,「媽,成德法師說,做媽媽的不能太囉嗦」,你把我都出賣了,拿我去壓你媽媽,不要幹這種事。

所以法要會用。怎麼用?有一個XY軸,座標要準,不要歪掉了。Y軸是嚴以律己,一直往深處去;X軸,寬以待人,無限延伸,那個心量沒有人不能包容。假如是這樣,一聽什麼,嚴以律己,然後對人可以包容、可以寬恕。但是大部分會用錯,用成什麼?嚴以律人,懂得道理開始看別人;寬以待己,每天我們念頭、言語不知道多少都違背經典,可是也不覺得不對,每天還是倒下去就睡著了,沒有「吾日三省吾身」,反思一下。

剛剛我們提到,中國人,你看想到忠臣是岳飛,這個就是代表整個中華文明它是很圓融的,「莫以成敗論英雄」。所以大乘佛法論心不論事,他已經盡力了,他就是圓滿,沒有說他到底有沒有復興漢室,那是世間人的觀點。而且後世一提到忠都是效法他們,所以他的忠感動了多少人,這功德是無量的。所以佛法是圓融、活潑、無礙的。老法師再告訴我們,「學佛是人生最高的享受」。不能方向錯了。所以下一次我還會檢查,待會拍一張照片,然後看你們的笑容下一次有沒有增多。我比較愛管閒事,管得太多了。但是佛法難聞,不能學錯了。

所以祝福大家行菩薩道,你們的孩子都很不錯,剛剛成德還沒有吃飯以前去跟他們打一下招呼,都給我問訊,每一尊、每一尊,非常難得。你們好好帶,我在英國等他們,我這個放長線,都鋪墊好了。人生還是要看得透,看破、放下。人生真正看清楚了最後一刻,再回到當下來經營人生是絕對不一樣,可是前提是要看清楚。最後一刻是怎樣?我們在看電影的時候、看電視的時候,常常看到臨終一口氣不來。所以生命在什麼?不是七八十年,呼吸之間。你看李文亮先生,吹哨人,無常來,很可惜,走了。他是用西醫治療,他有幾個同事是用中醫治療,也是救人,也感染了,救回來了。所以你們的孩子也可以學中醫,從小十八藥訣(中藥十八反歌訣)好好背一下。當中醫很好,像李炳南老師一樣。唉唷,唉唷,來找醫生,你要聽我的,聽我的,所以當中醫要弘法很方便。

剛剛講到《華嚴》要圓解。再來,這個緣分還是要掌握住。老法師二OO九年來到台灣,整整一年,就希望有一個政治人物站出來,也不是政治人物,在社會當中有影響力的人站出來。請問這個人一站出來,老法師會怎麼做?會全力支持他,連我就不會到馬來西亞去了,我是台灣孩子。假如台灣一下子很重視,老人家可能就比較多時間在台灣,成德也不會到馬來西亞去。就都沒有人站出來,最後我就去了馬來西亞,一去就是七年,現在又在英國。機不可失,時不再來。諸位同學,假如是二OO九年十一年前,老法師在的時候整個就有人站出來,現在台灣是什麼局面?台灣其實是很開放的,他雖然有各種意見,你做這個事人家也不會阻撓你。你想十一年,我們大家的力量聚集起來,台灣的格局現在不得了。結果我現在回到台灣來,人家說,現在小學就有吸毒的情況、同性戀的情況、校園霸凌的情況,台灣社會一直在往下墮。老祖宗有法寶,真聽老人言,幸福在眼前。

大家不要小看自己的力量,「虛空非大,心王為大;金剛非堅」,金剛石還不算最堅,「願力最堅」。希望大家在不同的角色跟行業行菩薩道,每一個人都可以幫助很多跟你有緣的眾生。其實不行菩薩道,走的是什麼道?看人生最後一刻看清楚了,雙手雙腳一攤,什麼也沒帶走。真看清楚了,可是大部分的人沒看清楚,他在忙什麼?他在忙那一些他帶不走的,忙了房子好幾間,買股票,那些最後都帶不走。台北有一個北平烤鴨,那個老闆生意好到除夕夜都不休息,買的都是排列的。結果他全年無休,然後每一次做得很累的時候,他就把好幾間房子的房契拿起來看一下,哇!很高興,很高興!然後就繼續沒日沒夜,這樣做做做,然後就再看看。突然五十幾歲的時候腦中風就死了,這一輩子都沒有去他買的那幾間房子住,只有每天夜來人靜看一下,哦,很高興、很高興。都拿不走的東西,這個都是真人真事。所以我們得從別人的人生得到教訓,這個是懂得觀察的人。所以要努力帶得走的,留真的留得下來的。什麼留得下來?陰德,「積善之家,必有餘慶」。

所以剛剛我們提到張老師,他們張姓有九千萬。李姓,唐朝;劉姓,漢朝,這兩個朝代影響後世最大。還有趙姓,宋朝,都是大姓,因為他利益的人民多。好像姓李的同修有二三位,舉一下手我看一下。好,請放下。這個李字怎麼寫?十八子,第十八願的孩子。所以沒有往生太丟臉了,十八子。其實你們的名字都有表法的。徐學長,你要知道你這個名字,你這個宏宇就是一切皆成佛。阿彌陀佛的願就是宏大的願,要讓全宇宙的都成佛,叫一切皆成佛,那不就是宏宇嗎?你們的名字裡面都有體、相、用,都是跟大乘佛法相應,你不相信的話可以問我。

所以看清楚了,什麼是留得下來的?陰德、風範。人家孔子都傳了八十幾代了,他們的家教都還在傳,風範。「人遺子,金滿籯;我教子,惟一經」,這是有智慧。再來,努力帶得走的,什麼帶得走?積的一切功德帶得走,佛號的功德、普賢行帶得走,四大分離的時候,這個普賢的功德力就帶你去極樂世界了。

台灣已經失掉十一年的時節因緣,還有沒有機會?有,去年八月老人家有一篇開示,叫「建設台灣成為中華文化示範區,今正是時」。要快點,愈拖愈沒有機會,拖到最後就要去德國學中華文化。真的,今天我有這個急迫感。我記得我在馬來西亞的時候,有一天非洲的這些小朋友上去讀經給我們聽。我們就在那裡想,會不會哪一天非洲的人站在講台教我們中華文化?「知恥近乎勇」,我們得要有使命感。

而且諸位同修,依我們所在的時代,我們的中華文化的基礎比任何一個地方的華人都好。假如你們現在才二十五歲或者是二十,同學你們那時候讀的時候,中國文化基本教材還有嗎?有沒有看到?沒有。所以他們現在遇到問題,孔子教什麼、孟子教什麼,不知道。人生有三樂不知道。他都不知道人生的樂在哪,他在追什麼?在座的有沒有三十歲的?中國文化基本教材讀過吧?

學長:有。

成德法師:現在的中文系讀的不是十三經,台灣文學。阿彌陀佛。「借彼魔惱,堅我願力」,愈是這樣我們愈要有責任使命。雖然我人在英國,主伴圓融,英國我是主,但是台灣我也不會不管。所以台灣只要有因緣我幫得上,主伴圓融,我是配角;英國漢學院我是主角,可是你們不要說英國漢學院跟你們沒關係,你們就太沒有良心了。主伴圓融,《華嚴經》的主伴圓融,我剛剛已經跟你們約好了,好好培養,把孩子送到英國來,這個叫主伴圓融,現在他是主我是伴,等他的孩子送來了,我是主他是伴,這個是一直在變的。

我在想,為什麼老法師要辦一條龍?我們真的要去體會師父為什麼這麼講法,師父為什麼要做這件事。我們不能師父叫做就做吧,我們跟著老法師做每一件事,是要很清楚他為什麼那麼做。比方說,成德有參與廬江三年教育中心傳統文化的推廣,我是很清楚我們要幹什麼,因為老法師在我們開辦的時候去給我們勉勵,那個眼神我們現在都還記得。講完話走下來,我們才三十幾個人,老人家走了好久的時間,每一個人他都看,他很珍惜這些年輕人的發心。因為老法師講那一席話說的,「大家努力,實驗做成功了,代表中華文化有用;實驗做失敗了,就是告訴世人傳統文化沒用了」。你這個話聽完,只許成功,不許失敗,對不對?這個是知道做這件事重要在哪。

我為什麼對一條龍,雖然現在好幾條都找我,可是我不覺得重,我愈輕鬆,因為人幹有意義的事心裡比較踏實,沒機會幹才難過。因為我們這十幾年也護念了不少人,都是年輕人發心的,後來感覺不容易。老法師在八十歲以後,甚至於是八十五歲以後講經,很常講說,「跟我十幾年、二十幾年的,在財色名利面前過不了關」。你們聽過這段話嗎?接著老法師說,「不能怪他們,因為他們不是從小扎根的」。現在的誘惑,請問大家,比一百年前多幾倍?現在我們內在的煩惱比一百年前的人多幾倍?我們不說多,多十倍就好了,內跟外乘起來,一百倍。又不是從小學的,內跟外又是一百倍,能不倒下來也不簡單。蘇東坡先生也算是一代忠臣,可是你看八風也會動,更何況我們還沒他的基礎。所以現在這個時代要「善友為依」。你們是五對夫妻還是四對夫妻?四對。這個很難得,「當局者迷,旁觀者清」,要依眾靠眾。因為我們花了十幾年,我也挺用力的,突然感覺到培養人,成年以後培養,晚了!只能用「亡羊補牢,猶未晚矣」。要不要做?還是要做。可是要真正出師父這樣的高僧大德得怎麼幹?從胎教開始。

我有一次印象很深,聽老法師說,「重視胎教,可以出聖人;重視三歲以前教育,可以出賢人;三歲以後教,教到君子不錯了」。諸位媽媽,妳們是從胎教就開始了,所以妳們的責任是定位在培養聖人,不要拉到君子去,「取法乎上,僅得乎中」,你定在聖人,不小心最起碼是個賢人;你定在賢人,不小心他是個君子;你一下定君子,很難說了。因為你首先要展現恢弘的願力,會交感,佛菩薩就加持你。
再來,我覺得今天這一會也挺難得的,看有沒有人發心辦一條龍。告訴大家,全世界最好辦一條龍的就是台灣,其他的限制很多,台灣你不用學校,你就是在家自學就可以辦一條龍,最能辦的地方。

其實我們不是要去培養一個醫生,也不是要去培養一個企業家,我們要培養一個像師父這樣弘道的人。「人之初,性本善」,有這樣的人出來,多少人的善根會被他喚醒。老人家的教化是五大洲,上億人。真的從胎教開始,一定可以培養出這樣的人,真正是弘道的人、傳承的人。像成德我們這一代人,我自己的客觀分析,鋪路石的命。我在十七年前,我就很想八個小時聽經、八個小時念佛;十七年後,校長兼敲鐘。因為是佛菩薩安排,自己不挑境界,但是愈來愈覺得要給後面的人創造機會。所以鋪路石也有鋪路石的壯烈,鋪路石當得好也是圓滿。

佛法是平等、圓融的。你功德有多大,有沒有盡力。所以兩文錢是圓滿的,《了凡四訓》的道理好不好?很好。她兩文錢,那個住持親自幫她懺悔。結果後來她入宮富貴當了娘娘,拿了幾千兩過來,那個住持讓他的徒弟去幫她迴向,她很難接受。可是她最可貴的是請教,她去請教方丈。這個方丈也是絕名聞利養,好大膽,他一不小心去得罪娘娘,你看他真的是無欲則剛。然後就告訴她:「妳兩文錢是圓滿的心、至誠的心,非老僧親懺,無以報德,對不起妳。可是妳現在捐那麼多,妳已經沒有像以前那麼真誠,我請我的徒弟幫忙代懺悔就可以了。」雖然我們遇到的是佛法的谷底,只要盡力,都是圓滿功德。「豈能盡如人意,但求無愧我心」去做,就對了。我發現這裡有孩子,正當最關鍵的求學時,甚至於還有孫子,也剛好是黃金的時候,假如真的有人發願,我捨命陪君子,以後一起來支持。

剩十分鐘了,還是要講一下,姓張的為什麼,因為你注意去看歷史當中,當宰相有兩個姓特別多,一個姓王、一個姓張。張,唐朝有三代都是當宰相,叫張嘉貞,唐玄宗時代的。結果有人告他謀反,然後皇帝就試探他的意思,因為告人家謀反不成立,以謀反罪治那個告的人。結果這個張嘉貞居然還給對方台階下,就跟皇上說:「皇上,你就不處罰他們,怕人家以後不敢跟你講真話」。人家要誅他九族,他還以德報怨,所以後代有庇陰。這是唐朝。清朝最有名的宰相是誰?張英、張廷玉,六尺巷,「千里家書只為牆,讓他三尺又何妨?萬里長城今猶在,不見當年秦始皇」。所以我們都有祖德庇陰。

我勸大家行菩薩道,你們不要喘大氣。告訴大家,人生只有兩條路走,一條叫業力。就像了凡先生去算命,「九十一石五斗當出貢」。真的,你七十餘石,人家給你提升也被打回來,最後還是領到九十一石五斗。人生不真正行菩薩道,「萬般皆是命,半點不由人」。可是還有第二條路,老法師教我們,願力超過業力,乘願再來,行菩薩道。你真的發心了,上與十方諸佛同一慈力,十方諸佛的願力跟你融在一起了。這是觀世音菩薩表的法。

我今天拿了好幾尊地藏菩薩來,看看大家要不要請回去,很莊嚴,小小的。為什麼要請地藏菩薩來?因為地藏菩薩表孝親尊師。因為學佛,只要不從孝親尊師下手,鐵定走錯路。
有六種佛教:有學術的佛教、企業的佛教、觀光的佛教、宗教的佛教、邪教;只有一種是正確的,教育的佛教。而它教育最核心的就是地藏菩薩表法,開發心地寶藏,所以叫地藏菩薩。只要不是這樣去學,你就不是往心性開發,方向就錯了。所以一定往孝親尊師下功夫,「當孝於佛,常念師恩,當令是法,久住不滅」。

剛剛跟大家說,老法師的人生用一個字,「義」,他信義,守信用,他有擔當,他對整個民族有道義。他老人家說,「我縱使犧牲身命,也要把中華文化傳承下去」,道義。他很有節義,那個聯合國,我們第一次去辦大會,讓所有的宗教上去祈禱,聯合國不答應,老法師說,「你們搞和平是假的,我退出」。我們老和尚該拍桌就拍桌,大是大非面前可不是爛好人。《了凡四訓》告訴我們,「謹愿之士,雖一鄉皆好,而必以為德之賊」,「聖人則寧取狂狷」,「狂者進取,狷者有所不為」,他不會去同流合污的。所以老法師節義、道義、仁義。老人家九十四歲這麼奔波,多辛苦。為誰辛苦?為眾生、為後世的人。老法師只要一講話,辦一條龍,我們就是幹,恢復社會安定,促進世界和平。都九十四歲了,我前幾天都在身邊,一開口就是讓我們好好幹這個事情。

所以台灣的時節因緣大家要掌握住。大家回去,「菩提心貫注在整個生命中」要多聽幾遍。還有老法師那個開示,「建設台灣成為中華文化示範區今正是時」。真的有四個人發願,見和同解,就不得了了。四個人見和同解,可以把佛法弘傳到全世界。這句師父的開示你們熟不熟?我聽完以後,到處找人家合作。我記得有一次,二OO二年到澳洲淨宗學院,我見到一個名人,我認識他,跑過去:「我們來組僧團好不好?」他被我嚇到,不知道這是圓的還是扁的,隨你增減。看得出來我很衝動的,不過我現在快五十歲了,不可以這樣了。

也很珍惜跟大家今天的聚會,我相信我們今天的聚會,會帶來台灣社會還有世界未來的和平,因為我們在和平紀念日相見的。

最後有沒有要問問題的?把那個法寶拿過來給我一下。這個養樂多喝下去可以想起童年的回憶,我帶走一瓶。童年還是比較…但是修行人要恢復赤子之心。你們的共修會賞一包茶葉,你們以後共修的時候,我還可以主伴圓融,我配角,我的茶還在。再來,我們德國的朋友跟您結個緣。這個是很好的紅茶,台灣的紅茶。你們共修的人比較多,這一塊給你們。不是我跟你講,一個是共修的,一個是你的那個法律事務處,泡給人家,一泡下去,本來要告的就不告了。這個社區借我們這麼莊嚴的,可以送他茶嗎?那沒有關係。我看一下。你們幾個人以後談經論道,把其他的同學都感召來,送你們一包茶,這樣他們一說,這成德法師送的,結緣。

所以我們出家人要化緣,要把這個茶化出去,一包茶結很多緣。阿彌陀佛。這個就你們自己挑一樣回去。假如你們的家裡人對我還有點好感的,你們可以幫忙幫我拿一個東西送給他結個緣,這樣下一次就可以坐滿了。對不起,你看我定力不夠,本來這個是要吃中飯的時候帶下去飯廳。這個送給蘇居士,他今天服務得很好。

我還帶了三本書來,《勸發菩提心文》,有沒有誰要請?好,阿彌陀佛。《淨修捷要》,這個二姐來拿好了,阿彌陀佛,因為她眼睛看得很大。這個是《佛說阿彌陀經要解》,蕅益大師。我本來是要念裡面的句子,現在來不及念了。我帶在身上好了,這個挺方便的,我要查的時候比較方便,可是你們真的要可以給你們,都自己人。

這樣差不多了,還有一包茶。還有一塊,等一下,我好像這一塊是要送誰的。你們的工作室沒有送怎麼可以?對,你工作室這些同仁都是做倫理道德的。還有沒有共修的團體?老菩薩,張老師,你跟有緣的人結個緣好了。這六尊都是地藏菩薩,這個真的表法很重要。

好,今天就跟大家交流到這裡。真的有問題要問的,我看問題都匯到…對!到時候我再跟大家做交流。放心,我不會欠你們東西的,因為我已經是最後身了,這一生不能再搞輪迴,欠人家還得還,「隨緣消舊業,不再造新殃」。好,阿彌陀佛,謝謝大家!

交流分享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