弘護人才扎根班 (第二十集)

顏福根會長主講  2020/10/31  馬來西亞芙蓉  檔名:18-068-0020

 

顏會長:尊敬的成德法師、尊敬的方會長、尊敬的諸位大德同修,大家下午好!阿彌陀佛。

今天也是正好我們尊敬的成德法師在英國要上課,本來這堂課我也是禮請方會長來給大家講課的,但是我們方會長他很慈悲,說你也要來講,我推了好幾次,結果推不過方會長,所以硬著頭皮要來跟大家互相學習。心裡是有些惶恐的,想到方會長的指點、指示,我就真的要接受這樣的一個教導,來跟大家做一些分享。我學佛也是很淺的,希望藉由一些小小的經驗或者是體會,大家互相的來切磋、勉勵,希望我們在菩提道上能夠攜手同行,在光明成佛大道上我們一個都不要掉隊,而我們大家也都要做最好的榜樣,個個都要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我們這一會就太殊勝了。

所以我們非常之難得,這次能夠有這樣一個弘護扎根的培訓班,這我作夢也沒有想到的,因緣真的是很特別。但是我們知道這一切都不是偶然的,也就是大家一路來冥冥中心中就有這樣一個願望,大家都是真修實幹的,才感來這樣一個因緣。我們知道,聖賢教誨、佛陀教育要能夠弘揚,決定是在培養師資。記得老法師早期到中國北京經常有去見趙樸初老居士,常常講到培養弘法人才的重要性。重要性在哪裡?人才、人才,還是人才。跟念老的見面,也經常談到這樁事情。可見,佛法無人說,雖智莫能解;人能弘道,非道弘人。所以我們大家有這個機緣,我們真的要非常之珍惜。

我們是在一九九五年左右我記得,我們就陸陸續續的接觸了我們導師淨公上人恩師的法寶,當時是在一些素食館流通。我記得我第一次去請法寶的時候,是在一個素食館旁邊的一個也是素食館,兩間素食館,我就看到一本《佛說大乘無量壽莊嚴清淨平等覺經》,是相當大本的,是在美國印的,裡面照片有老法師的法照,還有美國達拉斯淨宗學會,以及老法師的一個法照。我說這部是什麼經?經題這麼長的,我就說是不是《無量壽經》?我知道,我聽過有《無量壽經》,裡面有無量壽,但是怎麼那麼長,從來就沒有接觸過。不管怎麼樣還是請一本回去,就自己翻翻翻的。後來陸陸續續又接觸到《地藏菩薩本願經》整套的卡帶,還有《無量壽經》的四冊講記,後來又接觸到《認識佛教》,我一一都將這些請回家裡。晚上下班,大概下班是九點多十點,我就開始學習這四冊講記,每天都這樣來學習大概兩個小時多,到十二點、十二點多才去睡覺,幾乎天天都是如此。《地藏菩薩本願經》我是放在車裡面聽的,是這樣子。

當初我是在密宗裡面,我在密宗學佛已經好幾年了。密宗的學習重師承這個傳承,重三皈跟三根本,非常重視這些修學,要小乘跟大乘的基礎。我這些基礎是不夠穩固的,但是有緣親近了我們的寂晃長老,後來就進入金剛乘佛教裡面來學習,當時也親近了小乘的法師,是這樣子。金剛乘裡面也了解到一切到最後都要一個求生淨土文,那裡面的祈禱文經句是無比的殊勝,經過多年的學習體會到,原來金剛乘也是要導歸極樂的。我們修學的法主要還是四臂觀音觀世音菩薩的法,以及綠度母,這主要的兩個修學的本尊,由上師來指導。上師當時來講經說法的時候是講藏傳藏語,經過翻譯英文,再翻譯成中文,所以時時刻刻都要很細心的聽,整個佛法的奠定是從這邊逐漸逐漸的奠定下來。

我們芙蓉有幸能夠親近上寂下晃老和尚,他是馬來西亞佛教界的長老,當時也是馬來西亞佛教會的主席,我們常常也去親近他老人家,是這樣。後來就接觸到我們恩師淨公上人的法寶跟法,就無限的歡喜。尤其在學習了《認識佛教》以後,對整個佛法的修學就有一個可以說比較全盤的認識,也知道修學要如何修,要如何下手,確立這個方向、這個目標,決定要來修學這個淨土法門。我自個兒在金剛乘裡面的確是很多年,也是裡邊的理事,親近了白教噶瑪噶舉派的傳承,大寶法王的傳承。很重要的,我遇到的上師都是具德的上師。但是自己也知道自己根性還是不行。金剛乘很重視你要修法,真的要依一位根本上師,要修本尊,還要修護法,觀想,要結手印,然後念咒,乃至在灌頂的時候,也都要細心的跟說明過程做觀想等等。每次總覺得自己沒有一次觀成的,頭頂要觀觀世音菩薩,總是觀不穩,好像滑下來了怎麼樣,我沒有一次是觀成功的。打坐又腰酸背痛,也真不容易。最容易的就是持咒,六字大明咒,大家也都聽過了,唵嘛呢叭咪吽,這六字大明咒,那時主要的就持這個咒。金剛乘佛教裡面也有阿彌陀佛的灌頂,也有修持阿彌陀佛法門,也有灌頂過嗡阿彌德瓦舍,就是南無阿彌陀佛,密咒我們也都念過全部。

後來學習了老法師的這些教誨,就知道一句佛號還是我最喜歡的。之前上師有測我們對五方佛,看你對哪一方佛比較有緣。我給上師測了,而且是薩迦法王測的,他測到我是跟西方世界阿彌陀佛有緣,就很妙的,念起這句佛號,親近了老法師的這個法說明以後,就總覺得我還是念佛好。因為四冊講記裡面老法師有講到,古德講開示說:「念經不如念咒,念咒不如念佛」,所以我就決定要來修淨土法門。也跟根本上師說明自個兒的難處,我是遇到淨公上人這個淨土法門,學習聽了很歡喜,覺得念這句佛號自己感覺比較相應,問上師是否可以就專修淨土法門?我的上師非常之慈悲,他說非常好,可以。我心就很定了,因為你修密,你要去修別的,沒有經過上師的允許等等,那是背叛師道,是不行的,所以有上師的允許、上師的認同,心裡就很紮實了。

一九九八年八月九號,新加坡國慶日,我們一行人,包括我們的前會長,就來到新加坡淨宗學會見了老法師。我們這幾位很大膽,很歡喜,我們就要請老法師來馬來西亞弘法。我們是以什麼名義?是以馬來西亞佛教總會森州分會這個名義(我們那時候還沒有淨宗學會),去聯絡新加坡淨宗學會,跟他們說我們要請老法師來馬來西亞弘法。我們聯絡了一年多將近兩年,機緣成熟了,老法師答應見我們,我們是雀躍萬分,無比的歡喜鼓舞。

那天我記得我下了班,我買了一輛新的Accord,我就開著車,那個時候是十點多。我們新加坡就有一位同修,他在居士林活動,知道老法師在新加坡,也很歡喜。我們這邊一個彭師兄,我們的方會長知道彭師兄,他是這位佛友的同事,經過他這樣聯絡了,那時我們這邊我們老會長莊師兄,還有我們的林師兄,他是馬來西亞佛教學會的分會的一個弘法副主任,主任是一位法師,還有一位就是彭師兄,還有就是我,我們這幾位,一共一二三四四位,就真的在十點多到十一點,從那邊開車就直奔新加坡。到了新加坡是凌晨大概是兩點多了,將近三點,非常之興奮,睡不著,第二天要見老法師,真的睡不著,在床那邊就這樣閉上眼睛,大概有睡個一個小時吧,但是那一個小時睡了起來精神百倍,約好了要去見老法師,你看我們那個心情是無比的雀躍歡喜。

來到老法師住的地方,我記得是五樓、八樓我都忘了,老法師真的,如見到佛一樣,慈悲的一言一舉一動,那慈悲的眼神,讓我們如沐春風,心中那種雀躍,那種有點加上緊張,很快的就降伏下來了。我們就跟老法師講,老法師就知道我們的來意了,是這個樣子,也給我們做些開示,就是說因緣還沒到,肯定會來馬來西亞,跟我們講了這兩句話,做了一些開示。然後就過了一陣子也拍了照做留念,就在學會用午餐。正好安排我就坐在老法師的右邊,我就想,我已經決定了要來修淨土法門,上師已經同意了,我這就要問老法師,我說我過去是修密,修密宗,我現在知道念佛好,我要專念這句彌陀聖號,發願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我問師父好不好?可以嗎?師父也沒有說正面答我,也就跟我講:「古德開示,念經不如念咒,念咒不如念佛。」你看,這個四冊講記裡面我已經讀過這一段了,所以現在由老法師再親口為我講、跟我講,我心就非常的踏實,非常非常之踏實。

這一天我們這一會聽老法師開示,以及用了午餐,老法師用午餐就要到哪裡?就要到居士林去念佛、去聽經。我們事實上已經決定了,來新加坡看了老法師過後我們要去光明山,宏船老法師的光明山,去參觀道場,那時在新加坡都很有名的,我們想去參觀一下。但是我們聽老法師的教導,聽話,就去居士林念佛。當時居士林念佛場是日夜不間斷的在念佛,我們幾位就換了海青,也不知道這種規矩,就到裡面去念佛,這些看場的就帶我們去念佛。我們一進到念佛堂,整個身心就完全被攝受了,念得非常之歡喜。我們念念得愈大聲,所以維那說不要念太大聲,要跟大家一樣的音調,我們就念小聲。結果我們念念念念,本來說念一下就出來,大家念念,都不知不覺了,心照不宣了,一直念念念念到晚上,後來去吃飯,吃了飯過後還繼續再回去念,晚上再聽老法師講一會的《華嚴經》,因為《華嚴經》是在新加坡啟講的,我們就聽了那麼一會。晚上聽完已經十點多了,我們也是日夜的就趕回來,第二天又上班,一點倦意都沒有。所以這是我們這一段過程。

一個不可思議的事情在我自己心裡發生了,那也就是在念佛堂裡面,在念佛時候那種身心的安詳、那種法喜不可言喻,就一直在流淚流淚流淚流淚,也不知道自己幹嘛會這樣子,左看右看前面後方,好像沒有人這個樣子,怎麼自己這個樣子?不好意思,總覺得怎麼回事?但是不管怎麼樣,那種感覺很好,那感覺從來沒有過,就很歡喜,好一陣子就這樣子。這一刻心裡永遠記得,所以從此以後自己對這法門就是死心塌地了。

後來在一九九九年,也是經過方會長的鼓勵,我們的莊會長,還有我們幾位當時就很歡喜,也要成立芙蓉的淨宗學會,所以一九九九年我們就有一個籌委會,很快在二OOO年我們的學會也就成立了。所以我們真的要非常感恩,我們馬來西亞淨宗學會這些長者,這麼用心的帶我們這些晚輩來學習,來帶著大家在導師的教誨、指導之下逐漸逐漸的成長。我們後來也參加了很多馬來西亞淨宗學會舉辦的種種的活動,從中我們就一直在學習、再學習。我們這一切可以說是在馬來西亞淨宗學會、在彌陀村定下淨土宗的這樣一個根基、這樣一個基礎。當時在彌陀村每個禮拜天都有活動,這活動不是念佛共修就是講經說法,我記得那時悟教法師也帶著大家學習禮儀、梵唄、念佛、講經等等,宋老師也有在那邊講經等等。所以這些我們都有來參與,真的就像在一個大家庭裡面,一些長輩們帶著,我們學習得非常的歡喜,一直到今天,都還在方會長帶領之下繼續的來學習。

所以每次跟方會長談話之間,以及他們整個團隊,我們都一再的在補我們不足的地方,也常常聽方會長講起淨宗學會在馬來西亞如何建立起來,如何依老法師的教導理念一一的來落實,我們可以說全馬淨宗學會都是依這個模式來成立、來修學,乃至我們章程也都是一樣的幾乎。當然後來逐漸的因緣不同了,逐漸的演變,當然現在最重要的還是要回歸真正的初衷,也就是要辦教育,要做學風,要這個道風成立。學風一定要講經說法,道風就是信願行,一生往生到西方極樂世界去作佛。

所以我們有這個機緣,能夠在成德法師的帶領之下,來在這個弘護扎根裡面來扎這個根,這個是來給我們大家再做一個加強,再做一個重新的認識,因為理明,信深就願切,行專功就會純,所以這個是非常非常之重要。我們自個兒學習很多時候會學錯了或者偏了,恐怕自己還不自覺,所以決定不離導師的教誨。再加上現在成德法師這樣的為我們來開示,給與我們這麼多的教學,還有方會長的庇佑之下,我們大家就不會走偏,走偏了趕快給它擺正來,這條路就一直這樣走下去。這很重要的,要不然沒有善友為依,我們自個兒恐怕有時候還有個盲點而不自知,所以這是非常之關鍵的一個地方。

學習了以後,決定心是我們的根本,觀心為要。心的根本,我們現在大家知道了,開宗明義就說了:「奇哉奇哉,一切眾生皆具如來智慧德相,但以妄想執著而不能證得。」這個是世尊在菩提樹下成道的時候所說的第一句話,就道出了世出世間這個祕密,這個祕密唯有佛證得了,才說得出來,除了佛以外沒有人知道。所以我們本來成佛,我們本來是佛,我們跟佛是無二無別的,何以我們今天變成凡夫?這是因為我們有妄想分別執著。妄想從哪裡來的?妄想無所從來,亦無所去,你不知道它從哪裡來,你也不知道到哪裡去,它就現前了,它也就滅了,這是個動相。本來是不生又不滅的,何以有這個生滅?生滅是假的,一念不覺而有無明,所以是無始無明,它沒有原因。

所以這一點我們一定要清楚、要明白,我們本來成佛,我們本來是佛。所以我們現在就要回歸到我們的本位裡面去,不只是自己要回歸,也要一切眾生都回歸。所以關鍵就在於如何能夠不起心不動念、不分別不執著。所以佛來到世間,為的就是要開示悟入這樁大事,沒有別的。這樁大事我們聞到了,我們決定真的要依教奉行。所以這一念無始無明就是我們的根本,我們生死的根本,兩種生死,分段生死跟變易的生死,這裡面有粗有細、有更微細更微細更微細的,這些微細的就是一品生相無明的習氣,這是本覺菩薩要去斷的,唯有到西方極樂世界,我們現前要能夠轉的,最重要的是要能夠伏著我們的煩惱。

要伏煩惱就要有方法,要伏煩惱絕對要用對方法。所以怎麼才能用對方法?決定要依一個大善知識的教誨,而我們每一位都已經遇到了,那就是我們的淨公上人,我們的恩師。所以同修們,這個緣太難得了,無量劫來稀有難逢的一會我們遇到了,要非常珍惜這樣一個緣,真的珍惜你才會珍惜它,將老法師請到我們的心中,我們才會真正聽話,也就是唯有請到我們心中,我們才會真正轉我們的煩惱,我們也才真正會放下我們的想法、看法、說法,依老法師的身口意來學習、來落實,也將我們自己的身口意也要學習得像老法師一樣的。那老法師學誰同修們?老法師學釋迦牟尼佛,釋迦牟尼佛教大家要學阿彌陀佛,同修們。所以從這一點,老法師學釋迦牟尼佛學得像不像?學得太像了,同修們。這也是他三位老師其中一位的章嘉大師教導的,奠定這學佛的基礎,教導老法師學釋迦牟尼佛,老法師也真聽話,老實、真幹。所以老法師一生就是落實老師的教誨,真的學得很像。那個很像其實就是了。

所以我們學習遇到這麼一個大善知識,我自己心中深有體會,只要真正的好好信願念佛,這個身口意三業就同佛,念佛善根福德就同佛,這是佛祖師大德的教導。所以從這邊我就更加體會得,密乘金剛上師對我的教導也是如此。所以我在學淨土宗的時候,後來又聽到老法師的開示、念老的開示,以及夏蓮居老居士的開示,他們都是通宗通教、顯密圓融,結果歸到淨土,弘揚修淨土,弘揚淨土,而說了一句非常重要的開示,「淨土宗就是密宗的顯說,南無阿彌陀佛就是無上咒,總持一切咒,總陀羅尼」。後來愈學愈清楚、愈來愈明白,這句南無阿彌陀佛就是一切,就是一切諸佛,就是我們自性的德號,也就是真實智慧無為法身,也就是天親菩薩的《往生論》裡面講的一法句一清淨句。

所以同修們,經過這麼多年的修學學習,了解到老法師所說的一切真實不虛。所以依導師的教導決定沒錯,導師學習釋迦牟尼佛像極了。釋迦牟尼佛我們知道是誰?他老人家是毘盧遮那佛的化身。所以華藏世界毘盧遮那佛,西方極樂世界阿彌陀佛,密宗的密嚴淨土大日如來,都是同一尊佛,都是阿彌陀佛。所以釋迦牟尼佛事實上也就是阿彌陀佛,事實上法界藏身阿彌陀佛,一切諸佛無不是阿彌陀佛,一切眾生自性彌陀。所以同修們,這句南無阿彌陀佛也就是我們的法界藏身,法界的全體,眾生本來也就是阿彌陀佛。所以念佛是因,成佛是果,是心是佛,是心作佛;是心作佛,是心也是佛。妙不妙?太妙了,同修們。

所以我們遇到這個法門,這一生決定成就了,一點欠缺都沒有,一點疑惑都沒有,只要這句佛號我們直念去,驀直念去,「不假方便,自得心開」,是真的,而且念佛當下,攝佛功德為己功德。阿彌陀佛老人家這個法門是果地覺,因地心,果已經圓滿,是現實的,你這個果和盤托出,這個法門是稱性極談。這個果,因該果海,果徹因源,這個圓融的果海,平等的給予一切眾生,只要眾生真信,真要往生,真要來生我國,只要念我的佛號,一念相應一念佛,念念相應念念佛,決定得生。這裡面最關鍵的是他一念心,一念淨心、一念淨信,這一念淨心、一念淨信就是我們的真心。所以真心在哪裡?一就是真,二就妄了。所以真妄是不二,種種的妄想分別執著裡面,只要修定,回歸到一。所以我們要一心念佛,在當下你看,你的佛就是心,心就是佛,感應道交,不可思議,同修們。

所以這個法門只要我們好好的這樣一路一路的念下去,我們真的你還有什麼疑惑嗎?還不成佛嗎?你不成佛誰成佛,是吧?我們在阿彌陀佛心中念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在我們心中念我們,所以一切眾生都在阿彌陀佛的心中,一切眾生都在阿彌陀佛心中念阿彌陀佛,所以我心即是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即是我心,念佛當下,此方即是淨土,淨土即是此方。同修們,太快了,一念就成佛了,頓中之頓,頓又頓,一乘中的一乘,了義中無上了義,無上深妙禪,還有比這個更殊勝的嗎?沒了,這就是一切。我們今天遇到了,我們就死心塌地,放下一切戲論,「離四句,絕百非」,所以我們就放下一切戲論,就這句佛號一念單提,萬緣放下,好好念佛,至於其他的,該做事的就好好做。

念老有引一句開示,是他的老師為他開示的。我們要做事,做事就不能念佛,怎麼辦?老法師開示得很清楚,這句是他們師徒之間,也就是念老請示他的老師夏蓮居老居士的這一句話,夏蓮居老居士跟他說了:「你在辦事的時候,心中沒有任何的得失之心,你就是在念佛。」同修們,這一句我們聽懂了嗎?跟老法師的教誨如出一轍,都是從大光明藏裡面所流露出來的。所以我們大家在處事待人接物的時候,心有沒有得失?心有沒有說你高,有沒有貢高我慢?心有沒有什麼喜怒哀樂等等?這些要去觀察我們這顆心。

所以用真心,處處用真心,一真一切真。真心遍虛空法界,妄心也遍虛空法界。這個真心一用,諸佛菩薩都知道、都加持、都護念。所以這念佛跟不念佛,在處事待人接物的時候都要用一顆真心。真心無念,但是在處事待人接物的時候有念,這個就是感應道交,不可思議。所以我們自性起用就是見聞覺知,我們不要給它搞成受想行識,我們搞成受想行識的時候,這就是妄心。我們只要一直保持見聞覺知,保持第一念,第一念是真心、是真智慧,那麼你第一念處事待人接物,我們這個心就沒有所謂取捨,沒有所謂的真妄,也沒有所謂的得失等等等等,就是這裡面很謙卑的,溫良恭儉讓的來處事待人接物。

所以用真心真好,同修們,我們個個都有真心,同修們,幹嘛要去用妄心,是吧?這妄心搞得我們無量劫來下場非常之悽慘,我們玩夠了,我們受夠了,我們要大夢初醒,要完全醒過來,醒過來時候,就轉這個業力身成願力身,從此以後,我們真正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佛為我們授記了。歡不歡喜同修們?歡喜,「應常念佛而生喜」。蕅益大師在《彌陀要解》裡面說了,真信切願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現前已經得佛授記,已經不是界內人,是界外之人,也就是蓮花國裡人。《佛說阿彌陀經》裡面,處處佛一而三三而四的在勸導大家,要信有西方極樂世界,信有阿彌陀佛,要發願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你看,若已生,若今生,若當生,皆不退轉於阿耨多羅三藐三菩提。你看已經發願已經生了,不用說了,到西方極樂世界住正定聚,決定成佛,必成正覺。若已生,若當生,現生已經往生,當生就是我們一切眾生,包括我們現前的每一位,真信切願念佛,佛也給我們授記,真的是這樣。

《無量壽經》有沒有這樣的經句?有,「同名妙音如來」,都給我們授記了,我們將來德號同名妙音如來。而且這個法門一開始,「咸共遵修普賢大士之德」,到後來「若諸有情當作佛,行超普賢登彼岸,是故博聞諸智士,應信我教如實言」,所以這邊你看,這四句就講到行超普賢。「如是妙法幸聽聞,應常念佛而生喜,受持廣度生死流,佛說此人真善友。」所以同修們,大家都是善友,真善友,我們大家念佛而生喜,受持廣度生死流,行超普賢,不得了!同修們,果地覺,因地心,因該果海,果徹因源,因果是同時,以蓮花來做表法。同修們,這個是我們要深信不疑的,要一生努力去做的。

有了這樣的一個確定方向目標,決定來修學這個法門,決定念佛,我們遇到緣一定要落實我們的菩提心。菩提心我們講真誠、清淨、平等、正覺、慈悲,真誠心就是它的體。我們再進一步去了解,這個孝跟敬可以說是整個菩提心的一個修學的入門以及它的圓滿,都在這個孝跟敬裡面。孝,老法師開示得很清楚,我們的祖師大德、聖賢、佛菩薩也開示得非常的清楚,孝跟敬是性德,孝就是法界全體,敬也是法界的全體。孝是根,敬是本,有孝敬這把鑰匙,我們才能開啟我們性德裡面的無盡藏,沒有孝敬我們就開啟不了。所以菩薩的修德一定要以這個孝敬為修德的總綱領,圓滿的時候就是整個的孝敬。而孝敬,一切諸佛菩薩、聖賢都教這個孝跟敬。所以孔老夫子講了一部《孝經》。我們三福的第一福,「孝養父母,奉事師長,慈心不殺,修十善業」,也就是以孝跟敬為大根大本。我們的《弟子規》「首孝弟」,「首孝弟」這兩個做到了,後面也都會圓滿。所以這點是非常的重要。

孝悌從哪裡修?就一個真誠、恭敬、慈悲的心去修。以這樣一個孝悌,我們來落實。依誰的教誨?依佛菩薩聖賢的教誨、老法師的教誨;依誰?依地藏王菩薩,地藏王菩薩的孝敬,就是一切諸佛乃至我們自性裡面圓滿的孝敬。《地藏菩薩本願經》是佛圓滿了《法華經》,升到天上三個月,忉利天,為母說法;是二月十四號,由天上到人間,一日一夜講了《涅槃經》,佛一生的教化就圓滿,入涅槃了,是這麼樣子。

所以你看,《地藏菩薩本願經》是整個的大圓滿,從一開始到圓滿,都是以圓滿的孝敬來落實。所以這點我們一定要很清晰的明白,我們也要有一顆圓滿的孝敬的心,一顆真實的菩提心,來去落實佛菩薩聖賢的教誨。所以以這樣一個心來落實,我們決定在生活裡面,念念像老法師講的,為一切眾生。起心動念我們要護好這個念頭,這習氣會來碰撞我們,我們一定都要改我們的習氣。我們是生死凡夫,罪業生死凡夫,通身的罪業,我們一定要知道自己這些無始劫來的種種惑業苦,這些我們一定不要再造新殃,知道要起慚愧心、要懺悔,這裡面念佛就是最好的懺悔。

所以我們自個兒也決定要在自己內心知道自己現在是怎麼樣的一個身分,就依佛陀教誨學謙卑、學恭敬、學耐心、學對一切恭敬;思無邪,想法、看法、說法無邪。所以諸惡莫作,眾善奉行,然後自個兒好好的淨化自己身口意。這裡面就是一句佛號,是我們最根本的。

所以講到地藏王菩薩的孝敬,我們本自具足,都是我們的性德,我們都有,我們明白了,一定要去用它,要啟發它出來,有了孝敬這把鑰匙,才能真正開啟我們自性裡面的無盡藏,是真的同修們。有了這個還要慈悲,所以提升到觀世音菩薩的大慈大悲,無緣大慈,同體大悲。這個也就從孝現世的父母,然後孝悌,從這個孝悌裡面,把這精神落實在父母、在夫婦、兄弟、家親眷屬,乃至鄰里鄉黨,乃至一切眾生。所以你看到最後,「凡是人,皆須愛」,而且是「汎愛眾,而親仁」,愛這個眾,其實《弟子規》裡面的眾,以我們佛的出發點來講,其實就是一切眾生,有情無情,同圓種智。所以這個眾就是虛空法界一切的眾生,都是《弟子規》所含攝的,這才是真正佛菩薩、聖賢的真實義。所以《弟子規》真的,我們不可以忽略,一定要好好去落實。

我總感覺一切經最後都要流入華藏,《華嚴經》最後導歸極樂,又流入《無量壽經》。所以這《無量壽經》其實就是歸宿,這一切無不是從這邊流出去的,都要回歸彌陀的願海裡邊來。所以我們同修們,我們學習聖賢的教誨,也其實都是《無量壽經》,不要去分別它,事實上就是,其實無二無別。以《無量壽經》的教誨來學習《弟子規》,來學習《太上感應篇》,這一切無不是《無量壽經》。所以這裡面汎愛眾也就是提升到一體,心佛眾生三無差別。這一體裡面就無緣大慈,同體大悲,觀世音菩薩的聞聲救苦,所以三十二應身。所以我們這個弘護班裡面,弘法跟護法,也都要有地藏王菩薩的孝跟敬,有觀世音菩薩的大慈大悲,再來還要有文殊菩薩的究竟圓滿的智慧,這一切都在我們心中,都有,再來提升到普賢的行願。這個四大菩薩就是大乘佛法修學的次第、榜樣,這裡面次第不礙圓融,圓融不礙次第,一即是四,四即是一,其實是一體的,明白了以後,就是一個圓融修,圓證、圓解、圓修,我們希望能夠達到這樣一個境地。

這裡面處事待人接物,就是如這四大菩薩。這四大菩薩事實上也跟阿彌陀佛同一個心,同修們,同一個心,不同的表法而已,事實上這一切都在阿彌陀佛的心中,都在我們的心中,都在一切眾生的心中,無二無別,同修們。所以學佛真的愈學愈歡喜,這一切不在外面,這一切就在我們的心中,只要我們真正看破、真正放下,現前當下就是,同修們。所以天天歡喜,日日都歡喜,時時都歡喜。

妄想來了不要怕,習氣來了也不要怕,只要不跟它走它就沒轍。「常為心師,不為師心」,要做心的老師。我們這個心我們是妄心,要做妄心的老師。這老師是誰?阿彌陀佛,這老師就是剛剛講的四大菩薩,這一切又在我們的心中,就是我們的真心。所以常為心師。所以經典我們知道是真心,真心怎麼回事我們還沒證得,我們可以體會、可以感受,因為它是心,真誠恭敬心去感受。我們事實上感受得到的,這就是我們的悟性,有小悟、有大悟,如果有大徹大悟,就恭喜大家。悟就是跟真心相應,看我們相應到什麼程度而有不同的感受,你知道的,同修們。所以我們在這過程裡邊,我們用一顆真心的話,我們真心在哪裡?在經典。所以我們一定要依著經典,依著經典來修正我們的身語意,我們的身語意就如同經典、就如同佛的身語意,也就是我們自性本自具足的身語意,無二無別,我們就很心安了。所以不依經典,依自己的妄想分別執著,依自己的世智辯聰,那就是迷失自己的心,那就麻煩了。同修們,就是一念之間。

師這個心,要「常為心師,不為師心」,師心就是六根在攀緣外境,著相又著見了,在起心動念、在分別執著、在造無量無邊的業。這裡面當然有善、有惡、有無記的業,無記業無關痛癢,但是善業在六道裡面三善道,惡業的話三惡道。而且知道我們的百法明門,知道我們眾生的心理,身心,這五蘊假合之身,你就知道這五蘊假合之身它是一個苦本,它是八苦之一,它又是四魔之一。四種魔,哪種魔?煩惱魔、五陰熾盛魔、天魔、死魔。所以這個五蘊假合之身它是苦本,也是苦因、也是苦果,但是這個人身又很難得,同修們,人身你又不能糟蹋它。

所以就看你怎麼樣來用這個心,怎麼樣來好好用這個人身,來成就無上道,這點非常之關鍵。所以同修們,五蘊假合之身,迷,這五蘊,覺就是佛,五蘊覺了就五方佛,迷了就是色受想行識,這講得很清楚。五方佛裡面,中間毘盧遮那佛、東方阿閦鞞佛、南方寶生佛、西方阿彌陀佛、北方不空成就佛。你看這個五方佛跟我們五種智又相應,所以受想行識,迷了叫受想行識;悟了,受想行識就是五方佛。五方佛相應也就是五種我們真實的智慧,什麼?法界體性智,毘盧遮那佛,然後有妙觀察智,平等性智,還有就是大圓鏡智,還有成所作智。所以同修們,迷跟覺其實在一念之間,五蘊其實就是一切法,這裡邊。所以明白了以後,這一切都沒有離開這五蘊,都沒有離開我們的自性。所以說這裡面沒有覺悟,我們總得要回歸了,所以回歸我們那個自性。

我們這五蘊裡面,這個百法明門講得很清楚,八識五十一心所,搞得我們昏頭轉向,做著春秋大夢,醒不過來,在這裡面。同修們,是苦空無常無我的。我們覺得它是樂,我們覺得它是實有,我們覺得它是永遠存在,我們覺得它有我,裡面有個我在那邊在搞這個、搞那個,怎麼說沒有我?所以很顛倒。事實上我們自性裡面真有常樂我淨,法身德、般若德、解脫德,涅槃三德,每一德都具足這四淨德,這是我們真的。所以同修們,真的沒有離開這個自性,阿賴耶也沒有離開自性。所以盡虛空遍法界情與無情都是在我們自性裡邊,都沒有離開,所以情與無情同圓種智。

這裡面,所以我們回歸的時候,明白了以後走回歸的路,就是從這個大根大本,孝親尊師、尊師重道,重這個道,你必須要尊師重道,尊師重道必須要孝養父母,孝敬、孝悌一定要去落實。而從人間的孝敬提升到出世間圓滿了,同體大悲,無緣大慈,這樣的一個孝敬,以這樣的一個大心量來落實佛的教誨,一一都會圓滿,所以心心迴向。這些真的是我們都可以做到的。

老法師,老人家一生,我們看看我們的老法師,再看看我們的成德法師。老法師出生在一九二七年,出生在民初的時候,那個時候他的家鄉還有聖賢教誨,父母真的是給老法師一個最好的教誨,可以說是聖母,也是聖父,我這樣來體會。你看老法師的父親帶老法師去受私塾教育,他那個拜師,老法師講深深烙印在他的心田裡面,一生不敢忘記。學校被老師打了,怎麼樣?回去都不敢說,說了還要再被打。我們小時候也是這樣,在我們家鄉。所以是父母來教孩子如何尊師重道,是老師教孩子如何來孝養父母,這一點在老法師的身上我們完全體會得。所以母親是非常忠厚老實、有婦德的一位傳統中國聖賢教誨的母親。所以可見在她懷胎的時候,給老法師就有一個非常好的胎教。我深信老法師在幼兒那段時間,也一定受到非常好的榜樣的學習。乃至入了私塾,老法師說,老人在私塾裡面讀時間不長,但是卻影響他的一生。

而且那個時代是動亂的時代,民國才開始成立,辛亥革命一九一一年十月十號成功,民國成立了,叫中華民國一年,現在是一百一十多年了。那個時候百廢待興,軍閥各據一方,國共那個時候也在互相爭奪這個政權,所以那個時候真的百廢待興。之前的清朝的末年一八四O年鴉片戰爭,過後你看中國真的是多事之秋,八國聯軍要來分割中國等等等等,賠了多少款,真的這個國家的尊嚴都沒有了,失去民族的自尊心,所以老法師非常的感嘆。而且經過八年抗戰,將我們這些教育也徹底的給摧毀了。但是你看老法師,他這個幼兒的薰習,他即使是在抗戰逃難當中,他對師長、對父母的孝敬沒有一刻離開的,他對人對事對物都是那麼的恭敬,他書不離手,他努力的在自學。他只念到初中,而且初中遇到二位老師,都對他起了很大的作用。他老人家對師長、對師母,乃至同學,都是很恭敬、很謙卑。

所以他在初中的時候遇到這位老師,這老師的名字我跟大家說一說,那個時候是在國立三中,他的校長叫做鍾宏,鍾宏校長給他三句話,「誠實、理智、大方」,所以老法師這三個詞一生都不敢忘記,而且銘記在心,而且去落實。後來在南京遇到我們的周邦道校長,校長跟師母對學生比對自己的孩子更親。所以從這邊你看,他老人家對師長、對師母、對同學,這個孝敬真的一刻都沒有離開。後來輾轉就來到了台灣,後來遇到我們的方東美教授、章嘉大師,後來真正學佛,就親近了李炳南老居士,老師公。這三位老師常常老法師都有講,老法師如何能夠得到這三位老師這樣無比的愛護、無比的細心、熱心,可以說全心全意的教導、培養、栽培。這個從他的第二、第三老師無不是如此,乃至他親近懺公和尚的時候也都是如此,這些我們都要體會的,這些都是我們的學處。

所以來到李炳南老居士身邊的時候,就有這個師承戒,我們老法師才第一次聽到這師承戒。後來演培老法師在新加坡的時候才知道,這師承戒原來是祖祖相傳,原來是成佛、成菩薩修行最關鍵的,沒有師承戒成不了佛。所以一開始我也跟大家分享這些體會,也就是要將老師請到心中,以老師的身口意為自己的身口意,來學習落實老師的教誨,這個師承戒裡面就會去落實它。而我們就不敢造次,自己的身口意三業就會提高警覺,念念都提高警覺。我們一天三省,晚上做晚課要反省,晚上睡覺之前也都要反省。事實上我們真正修學人念念都要警覺、念念都要改正,才是不貳過。能夠做到不貳過,那是太好了,但是我做不到,我一直在犯,怎麼辦?念念都要改,起慚愧心、懺悔心,犯了就要改、犯了就要改,久而久之、久而久之就比較不犯了。

怎麼改?先從身口,就是說枝葉上,先從這身口。口怎麼樣?四個口業不犯;身,殺盜淫不犯。口,妄語是最容易犯的,不知不覺又犯了。犯了所以要趕快知道,你不知道你繼續說騙話,所以是不是在念頭上要去修、要去覺,就是覺照一直要,一定有這覺照的功夫,要覺照。自己說錯話了,或者怎麼樣,趕快就要糾正過來,趕快就要對不起、要懺悔,甚至要真的起一個敬畏恐怖的心,怎麼求生西方世界你還在犯這樣的錯誤?所以口業四過盡量不犯,犯了一定要懺悔,一定要起慚愧心,身口意、殺盜淫這方面也就不犯。

進而身跟口不去做了、不去犯了,我們就沒有再繼續給它去加深、加深、加深。不養這些習氣,這些習氣愈來愈生疏、愈來愈生疏、愈來愈生疏,久而久之我們的心也就愈來愈不想這些事情了。再加上我們又念佛、又念經、又拜佛,處事待人接物就要落實這五大行門之一切的教誨,我們就在這個身口意裡面,自己獨處,乃至處眾,我們都能夠將這個心安住,能夠知道這個心如何來用它。

所以決定還有起心動念,乃至於分別執著,但是要覺得快。先是不執著,我們所重的東西我們決定一定要看破,然後重的東西把它先放下,然後逐漸逐漸逐漸逐漸,放下幫助看破,看破幫助放下,的確是這樣子。如果我們不去行,只是口頭上講,那是世智辯聰,那是佛學。佛學最後一定來學佛才有真正的意思,如果我們不去學佛、不去行,世智辯聰增長我們的邪知邪見,那就造無量無邊的業,明知故犯,那不行的。所以一定這個理要愈來愈明、愈來愈明,這信心愈來愈堅定、愈來愈牢,所以「信心清淨,則生實相」。解愈來愈深、愈來愈深、愈來愈深,解得廣、解得深,最後希望能夠達到圓解。誰來帶我們提升?我們的恩師老法師,只要我們一門深入,長時薰修,一直聽下去、聽下去、聽下去,老師就一再的幫我們提升、提升、提升、提升、提升,是真的,沒有別的,我們也一定要去落實。

從這些理念我們來體會,來去證實老師所講的、佛經所教的真實不虛,因為你歡喜,你真的煩惱輕智慧長。所以只要覺得快,逐漸逐漸愈來愈不執著了。過去常發脾氣,脾氣愈來愈不發了。乃至要動個瞋的念頭,趕快知道不行,放下;貪來了,一個貪吃,這好吃,想多吃一點,夠了;貪財,貪什麼都好,財色名食睡,五欲,想貪睡,反正貪的對象太多太多了,起個微細念頭,放下。所以身口不犯,久而久之,心就沒轍了,你不跟它走,它就沒轍;你跟它走,就是加深印象、加深印象,這習氣愈染愈深、愈染愈深,你就不能自己了。

所以真的自個兒體會,的確老法師都有講,黃念老都有講,講得很清楚,只是我們有沒有真真切切的去做,我們真的去做,我們身心就會愈來愈安穩。但是記得,不管怎麼樣,念老說得很清楚,導師也說得很清楚。導師已經,導師的境界我無從琢磨,因為我不是那個境界,我也不能猜,也不能亂說,是吧?導師無比的謙卑,導師稱我們為同學。同修們,我聽了雞皮疙瘩,導師稱我們是同學。導師稱自己大經大論,入海數沙,總算走出來了,走了很多冤枉路。你還要走這個路嗎?是不是?所以大經大論真的是很吸引人,我也很喜歡,同修們,總是好像我做到了,可以了,事實上是完全做不到的。

老法師當初也說,他太喜歡《六祖壇經》了,《六祖壇經》說學起來,乃至教人,總覺得可以,頭頭是道。但是方東美教授跟他說,六祖惠能大師,前無古人,後無來者,中國唯一的。叫他你不能學六祖惠能大師,你只能夠學什麼樣?從法相宗去入手,哲學,喜歡法相宗。所以老法師說,回去看法相宗的書來看,怎麼樣?什麼什麼什麼金剛、什麼天書,看不懂。我也是滿喜歡法相宗,去找書來看,對我來講也是天書,看不懂。因為我也是一個屬於知識分子,總喜歡搞這些東西,來看看吧,法相宗很重要,共同科目,都要去學的,想想去學一學吧,真的,看不懂就是看不懂,你不到那個程度,真的是天書。但是《六祖壇經》你看,我讀也很喜歡讀,我也很喜歡《六祖壇經》,我很喜歡讀,好像都懂了,但是不是我們的境界,這個法身大士的境界,是吧?

老法師太慈悲了,到頭來,八十五歲放下大經大論,就專弘淨土。這個跟念老、跟李炳南老居士、跟夏蓮居老居士,乃至我們淨土宗的祖師很多位也都是通宗通教、顯密圓融,甚至在禪宗大徹大悟、明心見性的,最終弘揚淨土、歸淨土。所以老法師你看一生也是這樣的一個教誨,這樣的表法、表率。所以述而不作,信而好古,這是我們老法師一生所履行的,所以沒有發明,只有依教奉行。而將自己依教奉行的如實的跟一些眾生來分享、來教導,做到了,說出來,說了一定做到,這是我們的老法師。所以這些是我們要真真切切,我們要從內心去真實的體會,真真切切的我們也要去落實的。

所以老法師這個示現也就是從胎兒,從小時候這樣一路上來,孝悌、孝敬,這個大根大本,由小而大,擴展到最後,如虛空法界,一體,再回歸到圓滿的自性裡面去。所以這個示現太珍貴了,我們過去讀《釋迦牟尼佛傳》,乃至我們念《無量壽經》,學習阿彌陀佛老人家因地上如何發願修學成就,如何發心,你看「積功累德第八」裡面講到,阿彌陀佛因地上如何來修學,我們只能夠體會,沒有親眼看到,但是老法師,我們親眼看到,給我們做一個真真切切的示現。所以我們有幸能夠親近老法師,在座的每一位很多也有幸親近老法師,但是最重要還是親近老法師的法和教。而且現在科技這麼進步,在網上、在網路上。如果我們真的請到心中,依教奉行,老法師就在我們的心中,沒有一刻離開我們,就像阿彌陀佛老人家也沒有一刻離開我們,一切諸佛也沒有一刻離開我們,這一點我們要深信不疑的。

所以孝敬落實在師承,以師承這樣的一個孝親尊師來學習,我們才能真正學習到、接受到、落實到這個真正的法,然後親身去證實它。現前我們有體會、有感受,這一點真的就加強我們的信願、加強我們的行,而且會鞏固再鞏固,所以我們一生決定會成佛。弘護裡面我們自個兒一定要如法的去修行,我們弘護是一體的,我們大家來做表法、來做表率,我們才是真正以師志為己志,師志其實就是阿彌陀佛。

老法師學習阿彌陀佛,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老法師給我們講,介紹阿彌陀佛給我們,是不是?然後要與阿彌陀佛同心、同願、同解、同德、同行。所以以師志為己志,也就是以一切諸佛度一切眾生的這個大願為己志,這一切回歸到後來歸結到阿彌陀佛四十八大願,四十八大願達到究竟圓滿,一修一切修。而且這個是最極的方便,佛因地上的大悲心、菩提心而成就了這究竟的方便,這大願大行無量劫來所成就的無上的佛果,來以這個法門度盡法界眾生。所以明白了,過去現在未來一切諸佛都是念佛成佛的,所以我們大家也一定依教奉行。

現前我們在這世間,老法師還在世間,在護佑著我們。所以《無量壽經.勤修堅持第四十六》這一品,同修們我們要深深的去體會,也許今天回去,這一品老法師的開示就好好的學好幾遍,裡面佛就讚歎,然後佛就將這部經、這個法門囑咐給彌勒菩薩,也囑咐給賢劫千佛,也囑咐給當時參與法會的二萬位在家出家的這些聖眾,還有他方世界的諸大菩薩,也囑咐了「莫令眾生淪墮五趣,備受危苦」,然後還教導我們「當孝於佛,常念師恩」,教我們讓這個法門能夠繼續的弘揚下去,讓一切眾生都能夠來學習、來落實、來成佛。然後又說了:「常念不絕,則得道捷。我法如是,作如是說。如來所行,亦應隨行。種修福善,求生淨剎。」

所以佛的囑咐,清清楚楚的告訴我們,這個法門是一切諸佛所弘揚的,一切諸佛唯一要說的就是彌陀本願海,一切眾生也決定依彌陀本願海,六字洪名,信願持名,往生淨土,是決定的,而本身佛自己也說出自己也是修這個法門而成就的。世尊這麼樣說自己這樣成就,也表示一切諸佛無不是念佛成佛的,「我法如是,作如是說」,就是一個如。所以你看「如是」,老法師講這個「如」就是是心是佛,「是」就是是心作佛,所以在我們淨土宗來講,如是就這兩句話,道盡了一切諸佛的教誨,真的心要作佛。所以這個「如是」到最後就是一個如是,一切諸佛所證的就是這兩個字,如是。同修們,所以我們大家好好的學,真的太不可思議了。

最後再以這兩個四句偈來跟大家分享:「若諸有情當作佛,行超普賢登彼岸,是故博聞諸智士,應信我教如實言。如是妙法幸聽聞,應常念佛而生喜,受持廣度生死流,佛說此人真善友」。同修們,阿彌陀佛。

今天跟大家一起分享一些體會,當然有不足的地方,有說錯的地方,懇請成德法師、方會長、諸位大德同修提出來,給予指正。阿彌陀佛,謝謝大家,阿彌陀佛。

接下來我也學習我們的方會長,下面這段時間就請我們的同學們來將你們的心得體會,跟大家來做個分享。開放,請舉手。我相信你們都會有體會的,一定會有的。大家很客氣,阿彌陀佛,這樣我就點名了,阿彌陀佛。我們點張師兄。

張師兄:兩位會長、諸位同修,阿彌陀佛。

顏會長:阿彌陀佛。

張師兄:非常高興在學習這個弘護班,我本身是沒有想到我會被選到參與的,我收到這個信件的時候是非常開心的。一直以來,真的跟著成德法師。在我還沒有想要參與這個課程之前,心裡有個念頭,假如有一天我能夠跟成德法師學習就好,就是有這個念頭。後來不久莊師兄他就給我們分享有這個課程,我就問莊師兄,我可以申請參加這個課程嗎?莊師兄說可以,一口就答應了,莊師兄說叫我直接申請,把信件那篇文章寫了就快快交給陳師兄。就很期待,在等等等,等到終於有一天,他說截止日期是幾時,都截止了,都沒有聽到消息,可能是沒有選到我。過了幾天,果然是收到信件了,所以非常的開心。

跟著成德法師學習,真的是看到成德法師跟他之前還沒有出家之前的講經說法,真的是提升得太多太多,我們從他的身上,從他每一句、一字一句真的是學習到太多東西。但是我們學是學,有的時候學得就是說行解不相應,我們解了、聽了,但是沒有落實,習氣還是很重,所以真的是很慚愧慚愧。

然後最近聽上一堂課是方會長講整個馬來西亞淨宗成立的經歷,跟他本身的經歷,我聽了真的真的是非常非常的感動。他也在強調師承,他真的是落實這個師承,他遇到種種的問題他都是聽老法師的教誨,或者是請教老法師,然後就依照老法師所說的去進行,就是把事情交給佛菩薩安排就好了,整個真的是讓我聽了非常非常的感動。

今天又聽到顏會長分享他的經歷,也是同樣的有這個心念,有這個機緣遇到老法師,也從老法師身上,也是以這種師承的方式去學習,然後今天也鼓勵我們,用這種方法給我們加油,謝謝顏會長,謝謝,阿彌陀佛。

顏會長:阿彌陀佛,謝謝張師兄,阿彌陀佛。真的有願必成,人有善願,天必從之,這天其實就是我們的自性,感應道交,不可思議,一切諸佛,冥加顯加,你這是顯加,馬上就有了。

請哪位師兄要跟大家分享?

顏師兄:爸爸,不好意思,剛才黃師兄有在群裡舉手,可能您沒有注意到。

顏會長:對不起,下面我們請黃師兄。

黃師兄:不會不會。阿彌陀佛,尊敬的兩位會長,阿彌陀佛,感恩顏妹妹、感恩您。剛剛非常感恩顏會長給我們剛才的經教裡面的一些教誨,又再次提醒我們,在我們的生活裡邊要落實佛菩薩的行願。我們在學習當中常常會忘記,像剛才張師兄說的,有時候解了,待會習氣起來了又忘記了,所以很感恩顏會長再一次的提醒我們。

剛剛顏會長有說到《壇經》不是我們的根性,學生剛剛在想,學生還沒有看過《壇經》,有聽過老和尚在講經的時候有提起《六祖壇經》,剛剛會長說從法相入手,那《壇經》它本身是什麼入手?很抱歉,學生問了一個愚蠢的問題。法相的是說在相上先放下,是這樣子的解釋嗎?請會長給我們開示,感恩。

顏會長:阿彌陀佛。這個我看到時還要請示一下成德法師吧,我很粗淺的一個認識,《壇經》,六祖惠能大師所度的眾生是上上根機的眾生。我們知道禪宗是覺門入的,覺門,就是不立文字,以心傳心,一聞一下就徹悟那種根性的,一聞就徹悟,就大徹大悟、明心見性了,見性成佛,這樣的一個根性。你看六祖惠能大師他老人家他不是砍柴為生,養自己的慈母嗎?到一個茶樓就聽到有位居士在念《金剛經》,就念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那時他其實大悟了。你看他一聞就大悟了,後來就知道要去黃梅親近五祖忍和尚。五祖忍和尚就問他:「你是獦獠」,就是南方的獦獠,就是沒有文化的,獦獠,「怎麼也要來想學佛?」他就說:「人有南北之分,但是佛性沒有南北之分。」又說:「弟子心中常生智慧。」這點不得了,忍和尚就覺得他是不可多得的一位學生,就叫他去廚房舂米、砍柴什麼的。後來要傳法的時候,這個故事大家知道了,然後三更半夜請他到他的住持方丈室來,袈裟蓋著,給他重新講《金剛經》,所以講到應無所住而生其心的時候他就大徹大悟了,從大悟再聽就大徹大悟了,就講出那五句話,老法師常常講的。所以老法師常講:「你會麼?」我不會,這不是我們的根性。

你看六根接觸六塵,上根利智,上上根人,一聽到聞到都可以開悟了。所以禪門裡面公案叫《指月錄》,收錄了一千七百個開悟的這些禪師的公案,你去看,看天書,都看不懂。其實徹底就放下妄想分別執著,就是這樣的根性。說你是佛,你就成佛了。人家說你是佛,還不敢承擔、還不敢承認,我怎麼是佛?所以這個根性不一樣。講那五句話大家應該都知道的,「何期自性,本自清淨;何期自性,本不生滅;何期自性,本自具足;何期自性,本無動搖;何期自性,能生萬法」。這二十個字,就是本自清淨、本不生滅、本無動搖、本自具足、能生萬法,這二十個字,老法師講的就是我們自性圓滿具足了一切的樣子,也就是涅槃三德:法身德、般若德、解脫德,常樂我淨全都在裡邊,也就是諸佛如來的智慧德相全部在裡邊。老法師講這二十個字展開來就是一部《華嚴經》,也就是一切諸佛所說的濃縮起來就是這二十個字。所以你看這個根性不是一般的,連老法師這樣的根性,他的老師都說你不能學他。

法相就是唯識,識,這相由識變出來的,唯識宗,法相宗,萬法唯識,所以這個裡面就講到這種種的名詞術語怎麼怎麼,我真的看不懂,阿彌陀佛。這個好像是每個學佛都要學的,八大宗派的common,就是共同的基礎。但是我沒有學過,所以佛法無人說,雖智莫能解,是真的解不了,一定要過來人,要不然我們自己解、自己學,盲修瞎練,就麻煩了。但是,八識五十一心所,這個老法師常講的,《百法明門》,你去看《百法明門》,你就多少可以體會得。這也是天親菩薩作的,天親菩薩作的《百法明門》,就是一切法變成百法,百法前面九十四個是有為法,後面六個是無為法,所以這涵蓋了一切法都在裡面。其實最後一個才是真實無為,前面還是相似的無為。其實無為跟有為,就是看你用什麼心,那個我們聽得懂。然後八識五十一心所,轉八識成四智菩提,這個我們老法師常常有講的。然後告訴我們學佛因地上,因地是轉第六意識跟轉第七末那識,第六意識是分別,第七末那識是執著,這個我執,法我執、人我執,執著。這兩個一轉,轉了之後一切都放下了,法我執、人我執就轉了,轉得乾乾淨淨了,就怎麼樣?就證得圓滿菩提。

轉八識成四智,八識前五識是眼、耳、鼻、舌、身這五識,第六意識、第七末那耶識、第八阿賴耶識,這是我們凡夫的,那裡面就八識五十一心所,這五十一心所裡面二十六個是惡心所,十一個是善心所,其他是一些不相應等等等等這些東西,大家去看一看,就多少可以明瞭一點。四智菩提,前面第六、第七是因上轉,因上一轉,前五識就變成成所作智,阿賴耶識就轉了大圓鏡智,是這樣子。還有剛剛跟大家講五方佛裡面還有個法界體性智,這個本來就是法界體,體性這個智,所以其實這些都是我們自性本自具足的,也就是說我們的般若無知,般若無知這根本智,後來你一證得這個根本智,你六根接觸六塵,看一切就是所謂後得智,所以無所不知、無所不曉、無所不能,佛就是有這樣的能力,這也是我們本性本自具足的,是這個樣子。至於說法相裡面的名堂,我不知道。但是老法師已經很慈悲了,就將法相裡面的重點已經一再的跟我們說明。

所以你看我們念這句佛號,你念啊念啊念啊念啊念,自然就不分別、自然就不執著,自自然然就轉了,一轉一切轉,不可思議的。所以這句佛號是無上的深妙禪,沒有任何一個方法可以超過它的,只要我們信,我們就一直念下去。所以你看海賢老和尚老人家,老法師說他十八歲腿生癰瘡,就知道輪迴是苦,就出離心。所以出離心很重要,出離心一定要生出來,真為生死發菩提心。二十歲出家,出家了,傳戒公是一位明心見性的禪門的大師,傳他一句南無阿彌陀佛,叫他一直念下去,明白了不可以亂說,他老人家就一直念,念了九十二年。老法師估計,到五年、三年就功夫成片了,大概三十歲左右就事一心了,大概再多個十年就理一心了,無上深妙禪,理一心就是大徹大悟,見性了,是這個樣子。然後在老人家一百一十二歲,前面念了九十二年,一百一十二歲往生。所以不得了,同修們這個,這些是我們要清楚的。

所以我就以老法師的開示我們互相勉勵。至於說不用花太多時間去研究法相,我是覺得是,當然有這機緣也不妨,阿彌陀佛。

接下來還有誰舉手?阿彌陀佛。

黃師兄:感恩會長。

顏會長:阿彌陀佛,阿彌陀佛。接下來我們請,叮咚叮咚,請莊師兄來為大家做個分享。

莊師兄:阿彌陀佛。尊敬的兩位會長,還有各位大德同修們,大家下午好。在我們這個弘護班裡面太多大善知識了,讓學生真的學到很多,也非常感恩有這個因緣可以參與這個弘護班,自己覺得是無比的幸運和難得。剛剛聽了張師兄說,他在等消息,我也在等消息。結果他先等到消息,他就很開心的打個電話給我。我那時候聽到他已經收到信件肯定了,可是我還沒有收到,我就跟他講:「呀!你收到了,我還沒收到。」那時我心裡會有一點失落感。後來隔一天我又收到了,然後我又再跟他報告。其實我們都非常的法喜,因為德師父很慈悲,老法師也很慈悲,我們有機會跟在身邊學習,那是百千萬劫難遭遇的因緣。而且在這個弘護班學習了幾個月,聽了德師父的教導,諄諄教誨,也讓學生學習很多。其實我比較愚魯,愚鈍一點,有很多東西聽了不是很明白,可是就感覺很法喜。

上一次的分享是由我們尊敬的方會長分享,我非常感恩他,因為我從來沒有聽過方會長講話,第一次他介紹我們馬來西亞佛教的歷史,還有淨宗學會的由來,讓我很感動。因為很多方面大家都有一起去經歷,尤其是祈請老法師來做開幕典禮嘉賓的時候,學生有幸有參與做義工,還記得那時候真的很法喜,連續做了十二天的義工都沒回過家。因為參加了各種宗教的六天,過後又我們的萬人大法會六天,所以十二天都沒有回過家。可是非常的法喜,也非常感恩我們的方會長,他真的是如法修行,依教奉行,我們的好榜樣。

今天又聽到我們顏會長的分享,我感覺顏會長他的樣子非常慈祥,而且滿有親和力的。最讓我羨慕他的就是他把他的孩子,他兩個女兒都教育得非常的好,也是我們弘護班裡面很年輕的接班人。其實每一次上課聽到顏會長的女兒她們在分享的時候,我都會心裡非常的,我不知道如何形容,我們年輕的接班人修得如此謙卑,她的父母,尤其她母親一定是做得很好,身體力行的家教一定是落實得很好,才有能力教出這麼好的孩子,學生很羨慕。這是我內心裡面的一些些感受,所以跟大家分享一下,非常謝謝,阿彌陀佛。

顏會長:我們感恩莊師兄的分享。莊師兄,據我所知,她真真切切在落實真實的教誨,一句佛號念到底。她負責臨終關懷、助念,不分晝夜的,隨叫就隨到,這不是一般普通人做得到的,我很讚歎。

莊師兄:佛菩薩一直加持我。

顏會長:所以我們在弘護裡邊,事實上我們都是老法師的弟子,老法師這個表法我們一定要看得懂。老法師事實上在這一世裡面也圓滿了孝敬,你看度媽媽到西方極樂世界,他對母親是多麼孝、多麼順。這段因緣如果大家有空,要多去看看老法師跟媽媽在香港那一段因緣,這個都是我們要效法的。我深信,一子成就,九祖超升。

世尊在世的時候,他老人家成道了,也回到宮中度他的父親淨飯王,教淨飯王也是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父王就問他:「你所敘述的諸佛菩薩甚深的法,這淨土,為什麼不教我來修?」釋迦牟尼佛就告訴父王,就是開示父王,這甚深的境界不是一般凡夫所行的境界,但是如果念佛求生西方極樂世界,一旦往生,這一切自然就成就了。父親也聽懂了、也明白了,也真的依教奉行,所以世尊也度他的父王到西方極樂世界。剛才說了,世尊講完《法華經》,上忉利天宮度他的母親也去作佛。所以這些都是我們要清楚明白的。

蓮池大師也說了:「父母離塵垢,子道方成就。」所以我深信老法師在這一世這一切都做到究竟圓滿。從這句蓮池大師的開示,我們明白到佛的教誨,一切眾生皆是過去父母、未來諸佛,父母離塵垢,子道方成就。所以你看我們這個發心、這個孝敬,也就是要發這眾生無邊誓願度,一切眾生都是過去父母、未來諸佛。我們去體會這個孝它的本義、它的精神,所以我們敢對待眾生不恭敬嗎同修們?所以壞人、好人都是父母,乃至蚊蟲螞蟻也都是,所以我們自自然然這恭敬心、孝敬之心就會生起來的,這也是佛在戒經裡面所教誨的。所以我們要舉一反三,我們要聽懂祖師大德的示現、佛菩薩的教誨,我們也要真真切切的去落實它。也好在我們有這個淨土法門,要不然我們這個孝敬何年才能夠完成?有願但是沒有方法,會覺得很無奈,沒法度,眾生剛強難化,沒法度,沒有法可以度他們。你說你發的這個願不是很氣餒嗎?生生世世我們在輪迴裡面自身難保,既然聞到了,能夠發這個願,如果沒有淨土法門,我們也是沒法度,自己也沒法子度自己,那就也沒有辦法去度一切眾生,你們說是不是?

所以說這邊我們體會到阿彌陀佛的悲願、悲心,我們真的是真的沒有辦法去形容的,可以說不可說、不可說、不可思、不可議,所以要用內心真正的去感受、去感恩阿彌陀佛、一切諸佛菩薩。所以發菩提心十種因緣裡面,你看這很重要,同學們,這十大因緣來發這個菩提心,對吧?報佛恩,重不重要?我們如何報阿彌陀佛、一切諸佛菩薩的恩?決定去作佛,是不是?這才是圓滿孝敬。我們如何來報父母恩?父母恩就是一切眾生恩,如何來報?《父母恩重難報經》裡面講了,裡面講得很貼切,母親懷胎,前面三年如何細心來照顧孩子,乃至長大,沒有一天心是安的。所以孝,誰也不敢破壞我們這個身體,「身體髮膚,受之父母,不敢毀傷,孝之始也」。你看我們的孩子生病了,誰最擔心?父母最擔心,你說是不是同修們?我現在有個baby,有個孫在我家,才一個多月,我的二兒子生的,俊儒跟鈺雯,前二十八號滿月了,在我家。俊儒本來說要帶來外面聽聽阿公跟大家分享,他心想等下哭怎麼辦?所以還在房間裡面。你看,他一旦生病怎麼樣?他出生有點黃疸,久久不退,我們做醫生也擔心,很擔心。所以你看這個是真的,這個孝,天然的父子有親。真的是五倫五常、四維八德,同學們,真是我們的性德,我們不去落實嗎?我們不去弘揚嗎?我們不去承傳嗎?一定要自己做到才能夠去承傳、才能弘揚,人家才相信。

所以我們講傳統文化已經瀕臨瓦解的時候,佛法也是末法了,我們一定要扛起這個責任。所以老法師一條龍的教育太重要了,縱觀你看成就的人,無不是從這師承一條龍這邊。大家也聽說,有大儒就有大祖師,所以儒家的弘揚太重要了。沒有大儒,沒有儒家的普遍弘揚,道家的普遍弘揚是因果教育,你佛法怎麼來興盛?所以決定是一體的。我剛才跟大家分享,這些體會也許是錯的,這一切都是《無量壽經》,所以不要分別執著。

記得成德法師前幾堂有說過,他老人家,我稱他老人家,雖然他比我年輕,一種尊重。他跟我說了,他已經學了五年的《無量壽經》,然後就來派到去中國海口,在海口裡面你看他一下擺上做老師了,不說了嘛,下面的學生很多都比他聖賢教誨方面涉獵還更廣更深。但他說不要緊,不知為不知,知之為知之,就是一個誠實恭敬。你看這心態是很正確的,也是從老師那邊學到了,也是從小,你看他講他父母多麼的恭敬,講他的姐姐,他家庭裡面對人對事對物是多麼的恭敬,一個慈悲、恭敬、愛護的心。所以你看他到那個地方的時候,《弟子規》教導,他說就看老法師怎麼說、《無量壽經》怎麼說。結果十多年就是一門深入《弟子規》,是吧?娓娓道來,頭頭是道。你說有沒有離開《無量壽經》?全都是《無量壽經》的教導,同修們,而且他這教導之下,讓一切眾生拓開這心量。

你看,所以我們很慶幸我們能夠學佛,以這個大心量來弘揚聖賢教誨,整個就活過來了,你會看到原來佛菩薩的教誨,中國的聖賢原來都是佛菩薩來的。重不重要?能夠不學嗎?而且這個真的這普世的教育,講到倫理道德因果,宗教教育是普世的教育,人天乘。人天乘能夠做好,進而才有所謂三乘佛法、二乘佛法,其實就是一佛乘。這一佛乘裡面,稱性極談,無上了義,就是我們這個淨土法門。所以你看一脈相承,這樣一路上去,導歸極樂,同修們,這點是很重要的。

所以說大家能夠老實念佛很好,你看莊師兄她去做助念,我們這邊也有助念,助念,你看十二小時助念,她就一句佛號念十二個小時,同修們,而且是日夜,隨叫隨到,沒有說不去的,這個精神你看不簡單,同修們。所以不知不覺不知不覺不知不覺,你的心就是阿彌陀佛了,念念念,業障消智慧長,你看她老人家對人法喜充滿,對吧?所以這些都是自己的心。所以我們要一顆真誠、恭敬、孝敬的心,你去體會我們這顆真心,其實處處真心都在顯現,你只要用對心你就相應了,你就感受到真心。真的是用對了心,我們在菩提道上就真正在斷惡修善、改過遷善,真正在轉凡慢慢慢慢成聖,真的,轉迷為悟,最後轉凡成聖。本來這件事情在西方極樂世界,當然海賢老和尚在這一生就轉凡成聖了,理一心了,是不是?所以這些都是不可思議的。經上老法師的教誨,我們都要真真切切的去學,聽明白,解得深、解得廣,要解得圓,然後一一去落實,落實就是信願行,沒有別的。

所以彌陀一乘願海,六字洪名,以深信願。彌陀一乘願海,六字洪名,信願持名,往生淨土,不退成佛。我們都要感受到我們現前就在一乘願海裡面,彌陀一乘願海,同修們,對吧?你看這個緣多殊勝?《法華經》有句話很重要,「諸佛兩足尊,知法常無性,佛種從緣起,是故說一乘」,你看佛種是從緣起;知法常無性,諸法無我;佛種是從緣起;是故說一乘,一乘中的了義,無上了義就是導歸極樂。所以我們遇到了,真的我們好好念佛。這個淨土的緣太不可思議了,同修們。

所以我們遇到成德法師,我太高興了,這個緣真的不可思議,我們得好好聽他的教誨,好好跟他學習。因為聽他教誨、跟他學習,就是聽老法師的教誨學習,因為這真的是有師承的,從世尊金口所說,阿難結集經典,祖師祖祖這樣傳下來,中間沒有間斷,同修們,所以和盤托出,我們要全盤的接收,要全部的依教奉行,這就對了。

我們的方會長,我真的讚歎不盡的,你要什麼問他就對了,他都可以給你好好的解答,有問題就請示他,我有問題也請示他,他都給我們一個很好的答案、解決方法,而且他講的都是老法師講的,這一點大家要深信不疑。所以有這麼好的會長,馬來西亞淨宗學會,我們的長輩、前輩帶著我們,我們心很安,這是大法船,是直奔西方極樂世界,跨過這個生死海,是不是?

同修們,今天時間到了,事實上很多很多跟大家分享,不過橫說豎說都是廢話,不如一句阿彌陀佛,那才是真真實實的,所以唯一真實就是南無阿彌陀佛六字洪名。

我再跟大家分享一下南無阿彌陀佛,阿彌陀佛這六字洪名非常之重要的,這本身是具足信願行,不可思議,同修們。善導大師在《觀經四帖疏》裡面有這麼一個開示,老人家開示,南無即是歸命,亦有發願、迴向,所以南無有三個意思,就是歸命、發願、迴向。不得了同修們,是不是信願?你歸命,就信阿彌陀佛,發願求生西方極樂世界。所以南無這兩個字,同修們很重要。阿彌陀佛就是執持名號,所以六字洪名裡面就具足信願行。蓮池大師教導一些眾生要念南無阿彌陀佛,初學者還不明白,不知不覺你念南無,你就皈依、就發願、就迴向,那不得了,不知不覺暗合道妙。你全部明白了,不用客氣,名號就是阿彌陀佛。所以大師人家問:「你怎麼念?」「我教人念南無阿彌陀佛,我自己念阿彌陀佛。」老法師也是如實的教我們,所以我們念阿彌陀佛,南無是在裡面,要記得,六字洪名畢竟該。這大家要清楚這樣的義理,這是祖師善導大師在《觀經四帖疏》,《觀經四帖疏》是善導大師一生最重要的著作,一錘定音的,就是淨土法門,這個法脈的成立,這是一錘定音的,就是依這個來成立的。

當然我們初祖慧遠大師,你看結蓮社一百二十三位,空前絕後,空前,絕後,在末法時期也難說,一百二十三個個個都往生西方極樂世界。所以希望我們每個人往生,阿彌陀佛。是真的,所以這一點我們太幸運了,你要感受到,我們在阿彌陀佛願海裡面,搖啊搖啊搖到外婆橋,外婆家。阿彌陀佛就是我們大悲慈父,我們就如同他的獨子,一切授予。所以老家要回,大悲慈父,十劫在等著我們。其實不只十劫,無量劫,十劫是方便說,無量劫,就是真的阿彌陀佛因地,《悲華經》裡面講得很清楚,是無量劫。所以無量劫來積功累德,成就這個法門,為法界一切苦難的眾生,所以老家決定要回。

印光大師有四句偈,跟大家分享一下就好了,這個四句偈很有意思,大家經常要念一念,「應當發願願往生,客路溪山任彼戀。自是不歸歸便得,故鄉風月有誰爭?」你看印光大師,我們的大勢至菩薩的四句偈。還有另外四句很重要,大家知道的,「敦倫盡分,閑邪存誠,信願念佛,求生淨土」。敦倫盡分是大道,閑邪存誠是大德,信願念佛是大行,求生淨土是大果。你看,雖然另外那四句偈你好好聽,「應當發願願往生,客路溪山任彼戀」,就是我們這娑婆世界一切你拿去,任彼戀;「自是不歸」,你看自是不歸,是你不要回,「歸便得」,你要回,當下就是了,授記了,真的;「故鄉風月有誰爭?」所以大家學習這《無量壽經》、學習《阿彌陀經》、《觀無量壽佛經》,乃至《往生論》,乃至《華嚴經》,這個佛的境界,同修們你去看,那種種的莊嚴,我們家鄉,一定要回去,「託彼依正,顯我自心」,要回去,回老家。所以我們把手提攜、把手言歡,高高興興念佛回老家。現在在這個世間弘護一定要繼承師志,我們一定要做到,然後恢復傳統文化的教誨,我們弘護做到,才能夠做個表率。更何況我們真有大善知識在護念著我們、在教導我們,在一把手帶著我們,同修們,那就是我們成德法師。所以師父的身口意就是我們的身口意,所以我們就是好好念佛。

今天時間到了,我想我們說不完的,不如念佛,再說都是戲論,好好念佛才能夠往生。好,阿彌陀佛。

女眾:阿彌陀佛。

顏會長:感恩諸位同修大德,感恩我們的成德法師,感恩我們的長老—我們的方會長,阿彌陀佛。一個想到校長的名字,周邦道校長,我一下想不起來,老法師常常講的,周邦道校長也在他的講經室裡面,供在那邊,還有師母。阿彌陀佛。

女眾:阿彌陀佛。

顏會長:好,謝謝。

交流分享 目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