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法師九十四歲為什麼在馬來西亞過年 共一集

成德法師主講  2020/1/29  馬來西亞馬六甲精舍  檔名:18-012-0001

 

老人家九十四歲了,九十四歲這麼高的年齡,還特別坐飛機坐了五個小時,到了我們馬來西亞,吉隆坡還要坐一二個小時才到馬六甲的精舍。那請問諸位我們淨宗學會的同道們,老人家九十四歲為什麼要到馬來西亞來?用意何在?這個是我們弟子們應該去感受、去思考的。老人家住世的目的在哪裡?我們能不能像顏回一樣,很清楚夫子他住世,他的任務是什麼?我們弟子們如何一起配合好他老人家這一大事因緣的教化,講經六十年沒有中斷?我也在思考這個問題,所以也請大家一起思考,我們思考好了,可能待會我們可以跟老法師請法。這個問題沒有標準答案,我們每一個人可以去感受感受、思惟思惟。因為都是有任務來的,所以也都要我們弟子很好來配合。而且配合得好,佛氏門中,不捨一人。所以請佛住世,這個是我們所有弟子當前最重要的任務。

插一個小插曲,剛好十月十幾號德國辦了第一次祭祖,德國,剛好老人家也去了,是由他們富蘭克林的德國淨宗學會主辦的。柳會長帶著他的幹部一起辦了這個一千三百多人的祭祖法會,這個在歐洲也算是很難得。超過一半是越南人,超過一半。越南人現在學佛的那種積極度、那種恭敬度,讓我們華人看了都挺佩服的。應該講越南人跟我們也是同祖宗,應該也是炎黃子孫。而且越南在秦朝就已經列入中國的版圖,這個也都是同祖宗的。

剛好跟我們德國淨宗學會的團隊,我們有坐下來交流,是剛好老人家特別抽了一天下午跟他們的團隊喝茶,喝下午茶。我剛剛強調了一個重點,再來人做任何的事情都是有表法或者有意義,甚至於有長遠的意義存在。再來人是隨眾生心,應所知量,他是應一個時代的需要。

我們舉個例子,弘一大師,這個應該是再來人的。他為什麼一定要恢復南山律?因為沒有戒就沒有佛法了,那個時候很危急,他承擔起這個責任,好像閉關好多年,把《南山律》整理出來了。大家有沒有看過「一輪明月」?你看他的頭髮整個都很長了,閉關好幾年,整理下來了。還有弘一大師晚年還編了一個東西,叫《晚晴集》,大家知道嗎?老法師還講過一遍。請問大家,弘一大師編這個有沒有用意?弘一大師是不是說我挺沒事幹的,來編一編吧?不是。弘一大師編《晚晴集》,是把《大藏經》的精華加上祖師大德開示的精華選了一百句。容不容易選?《大藏經》擺在面前,祖師法語擺在面前,挑一百句。而且印祖的教誨就挑了好多句,印祖的最多。這些都是祖師的慈悲,可能也感覺到我們後來的人生活都忙碌,你真的要去看到很多大乘經不容易,他老人家在七八十年前就給我們選好了,一百句。老法師又講了一遍。

除了這個以外,弘一大師還在《格言聯璧》挑了精華,叫《格言別錄》。一般淨宗學會有流通一個《晚晴集》,是這兩個的合刊,合在一起的。為什麼要編《格言別錄》?其實祖師們做這些事,假如我們不去體會他們的苦心,我們對他所做的事跟留下來的東西很難產生很珍惜,就像《無量壽經》說的「如貧得寶」,就好像得到寶貝了那樣的珍惜。所以大修行人、再來人,做的每一件事都有深遠的含義,就像老法師在九十四歲要來到馬來西亞,都有深遠的含義。

為什麼弘一大師要編《格言別錄》?因為他可以洞察到我們這個時代的華人,儒家、道家的基礎已經比較不足了。佛經有講到「不先學小乘,後學大乘,非佛弟子」,這句話講得很重,沒有小乘的基礎學大乘,不是佛弟子。所以為什麼老法師一直強調要扎三根。而且我們又看到了李炳南老師的一段話,對我們也很震撼,李炳南老師說:「學佛就是學人情、學世故,不懂人情、不懂世故會傷天害理。」這麼嚴重,不懂人情世故會傷天害理,會造成我們在五倫關係當中都表不好,錯誤的法,是善心表了錯誤的法。所以李炳南老師是強調,學佛就是要學人情事理。為什麼李炳南老師這麼高的年齡他要親自講《常禮舉要》?他九十歲以後要親自講《論語》?李老這麼做有沒有含義?這都是世間法,為什麼他這麼高的年齡要親自來講?這些考慮對我們後世都很有含義。因為我們現在的根性比起李炳南老師在那個時代的教化,等於倫理道德的基礎又下降了一下。所以這些祖師大德他們所做的事,都是為了成就我們的道業,為佛法、為眾生考慮的。因為《格言聯璧》都是談人情事理,但是又很大本,弘一大師把精華挑出來編成《格言別錄》,用心良苦。

我們再舉一個例子,夏蓮居老居士會集了會集本,這個後世九千年《無量壽經》的善本。但他老人家除了這件事,還做了其他很重要的事,都是晚年要圓寂以前做的。有一個冊子,《淨修捷要》。大家應該熟悉這個《淨修捷要》。老人家曾經說,《淨修捷要報恩談》這個重要性不亞於《無量壽經》。那大家想一想,既然有《無量壽經》會集本,夏蓮居老居士為什麼要編《淨修捷要》?我們假如沒有去思惟這個問題,我們會很珍惜《淨修捷要》嗎?我們真正去思惟、去體會到的時候,我們跟夏老、我們跟祖師的心就怎麼樣?就融在一起了。為什麼叫神交古人?文天祥先生說:「哲人日已遠,典刑在夙昔。風簷展書讀,古道照顏色。」這些祖師們的良苦用心我們體會到了,他們的加持力就跟上來了。

因為《淨修捷要》它把五經一論的精華都融進來了。鳩摩羅什大師他是意譯,他是「一心不亂」,但是玄奘大師翻的是「令心不亂」,他是透過臨終阿彌陀佛特殊的加持,令心不亂,一心繫念,沒有說一心不亂。所以讀鳩摩羅什大師的,很多人會說我念不到一心不亂,他就會有擔心害怕,所以為什麼玄奘大師要翻譯。而這些重要的經句都會在了《淨修捷要》。而我們現在的人工作太忙了,這個《淨修捷要》三十二拜,五經一論的精華,大乘、小乘、禪宗、密宗、教下的精華都在裡面,只要十幾分鐘就可以做完這個功課。請問大家,夏蓮居老居士有沒有看到我們現在的生活工作狀況?所以《無量壽經》有一句很重要的話:「如來定慧,究暢無極,於一切法,而得最勝自在故。」不是釋迦牟尼佛如此,只要是佛菩薩的再來人,他都是智慧超越時空,來護念我們後面的學子。

剛剛是跟大家提到,老法師到了德國參加祭祖,特別抽了一天下午跟德國的團隊喝下午茶。結果喝完,剛好成德跟他們的團隊吃了個晚餐,結果我跟他們交流到,老法師已經九十三歲了(去年是九十三歲),有很多救世的理念,要老人家在,這些救世理念才能繼續推展下去;假如老人家不在,這幾十年努力的,包含宗教的團結、宗教回歸教育,包含儒釋道人才的傳承,甚至是英國漢學院,這些重要的因緣可能就會前功盡棄。

成德講到這裡,這一位會長就點點頭,成德感覺他有所體會。結果當天晚上他送成德回去,他在車上跟我談了一席話。他說他終於知道老法師為什麼要到德國來參加祭祖,他說老法師不來參加祭祖都沒關係,祭祖照樣可以辦,可是老法師為什麼來到德國?就是要請他發心,他體會到了。他說我以前覺得這些事都是高僧大德做的事情,他終於體會到老人家已經九十三歲了,所以他也應該站出來承擔。結果非常感應,隔天我們就要走了,他親自來送師父,師父就呈了一個邀請函給他。什麼邀請函?邀請這個會長帶他的團隊去弘明(台灣的弘明),跟著聯合國的大使去參訪弘明。他覺得老人家來是有特殊因緣的,結果真的隔天老人家就一個邀請函給他,他就帶著幹部去了,而且準備了很多的思考問題,然後回去現在要盡力的辦一條龍。所以他了解到師父去德國的用意,他馬上就直下承擔。

現在是師父九十四歲,來到馬來西亞。所以相信諸位會長、淨宗同道,我們這一會來見老法師也是意義深遠。相信我們馬來西亞的同修們都會跟老人家起感應道交,以師志為己志。尤其老人家一講到什麼笑得最開心?就是馬來西亞的淨宗學會有登記、沒登記的超過一百家,每次一提到這個,師父就笑得很高興。

諸位同修有沒有看過「暖春」這個電影?「暖春」很好看,我覺得那個小花是普賢菩薩,她沒有看到任何人的過失。你看那個嬸嬸對她這麼不好,她統統沒有落下印象,都想她嬸嬸的好。大家有印象吧?那裡面有一句台詞,成德覺得非常經典。因為小花是撿來的,後來她的成績非常優秀,每一次都是第一名,拿成績回來。結果小花說,她最喜歡看爺爺笑。因為她考得好一拿回來,爺爺一看就好高興。所以這一部電影、這一句台詞,我們再拉回來,老法師的馬六甲精舍,我們共同的願望,就是希望老法師笑得很開心。

那一天我們李金樺校長還帶著幾位退休的校長跟老師來見老法師,然後就鼓勵他們,你們組團去弘明看,在我們馬來西亞辦個一條龍。然後接著師父說:「我負責以後帶大使到馬來西亞來參觀,辦一條龍。」你們要配合一下的。但是成德希望,聯合國大使到了馬來西亞,決定不止參觀一條龍學校,不能只讓他們參觀一項吧?還要參觀什麼?淨宗學會,對,全世界淨宗學會最多的地方。你看斯里蘭卡的法師,常常都帶著他們的這些四眾弟子,來參加我們馬來西亞一年一度的三時繫念法會。去年多少人參加?去年有辦吧?悟行法師有來吧?我也參加過好幾屆,唱那個阿彌陀佛,唱得覺得屋頂都快掀出去了。去年多少?快一萬人。我還以為你們放下的功夫這麼好,去年才辦就已經放下了。對,那個斯里蘭卡的法師一來很震撼,人家大乘佛法的弘揚也是這麼積極、這麼有規模,對他們也是一種促進。

還有沒有可以參觀什麼?對,還有宗教團結。馬來西亞是多宗教、多種族的地方,假如能做成,就給全世界信心。老法師在聯合國講了差不多十次專題報告,結果專家學者送給他一句話:「你說得很好,是理想,做不到」。老法師說,晴天霹靂。可是你看老人家在面對這個境界的時候,他增長的是智慧、增長的是見識、增長的是願力。老人家說他聽到這個話之後體會到,全世界最大的危機不是環境、不是經濟、不是糧食,是信心危機。只要沒有信心了,再好的東西他也不肯去學。所以老法師說,去廬江辦教育中心,回自己家鄉,是被聯合國逼出來的。其實不只是老法師在做實驗,我們每一個佛弟子跟著師父一起做實驗。就是淨業三福說的「勸進行者」,為人演說的話,我們得做出榜樣來,才能給人家信心。

所以老法師他為什麼來到馬來西亞?回到馬來西亞,因為這是老法師的精舍,回到馬來西亞,我用詞不當,大家包涵,回到馬來西亞。因為拿督去邀請。拿督挺孝順的,他去年六月去法國看師父,師父一直跟他說一條龍很重要、一條龍很重要,他回來就開始辦,著手了。然後又看老人家這麼強調宗教團結,在巴黎,十月份拿督也去了。給我留下最深的印象,剛好有一天晚上,我們澳洲宗教代表跟新加坡宗教代表一起去見師父,他們跟師父的感情真的非常好。而且我們也看到老人家教化的一種威德,跟佛陀在世非常相像。佛陀在世的時候,其他宗教的領導、領袖都來跟他學習,還有很多國王、大臣都來跟佛陀學習。師長老人家現在在哪裡?聯合國開茶館,請這些大使們來喝茶,把這些中華文化、儒釋道治國的理念都介紹給他們。所以當下看到那麼多宗教領袖來親近師父,而且他們之間不同宗教真的非常的和樂,百聞不如一見。他們之間那種像親人一樣的對話,讓我們在場的人都留下很深的印象。

所以我們澳洲淨宗學院的好幾位法師,他們在澳洲努力十幾年,把宗教團結,建設了圖文巴宗教團結示範市,我們非常感恩法師們的付出。因為法師還有我們澳洲四眾弟子跟師父同心,所以把宗教團結起來了,師志如己志。結果大使們來了,看了非常震撼,回去就給聯合國寫信,建議聯合國給師父一個辦公室。所以我們弟子們跟師父同台演出,very important(非常重要),你看這個里程碑就是這樣打下來了。不好意思,我說太多了。

諸位同道有沒有想到,老法師這一次為什麼要來馬來西亞?你們也日行一善一下吧,你們都不講話,我就講不下去了。大家有沒有?師父……

女眾:鼓勵大家辦一條龍學校。

成德法師:對,辦一條龍學校,愈多條龍愈好,不要只有一條。

悟謙法師:最少十條,師父上人說的,因為你沒有十條龍,你影響不了世界。

成德法師:悟謙法師是說全世界有十條龍。

悟謙法師:師父說要有十條龍,才能夠顯現出來整個全世界的潛力。

成德法師:會長剛好從台灣回到香港,是一月份,一月份回去,剛好成德那時候在香港。會長就說,師父點名五個地方:馬來西亞、台灣、香港、大陸,還有巴黎,五個地方都要辦一條龍。所以回去我們現在在香港也積極要做。

老法師為什麼強調要辦一條龍?就是我們覺得師父叫做就做吧,這是一個狀態。師父為什麼要做一條龍?假如我們可以理解老法師要做這件事的用意、深遠的考慮,那我們做起來是會非常有願力的;假如我們不明白,那就做吧,可能做的過程遇到一些障礙,「老法師幹嘛做這個?這個好像不成熟」,那就有可能不能堅持到最後。

老法師講經曾經說過:「注重胎教,可以出聖人。」大家聽過這段話嗎?有。「注重三歲以前教育,可以出賢人;三歲以後,能修到君子算不簡單了。」老人家這一段話其實跟《禮記.學記》講的是非常相應的,「當其可之謂時」,就是他的時機是最好的。胎教他沒有分別執著,你給他教什麼他就開始吸收。三歲以前,生出來很天真,三歲就看八十了。而我們這二三代人,老法師是有傳統文化的最後一代了,他的弟弟小他六歲,都沒有這樣的機會了。

其實我們要去再想一想,萬法因緣生,要成就師父這樣的高僧太不容易了。假如老法師出生在上海,請問還會有老法師嗎?老法師的出生地在哪?清朝儒家學派最興盛的桐城派的地方,桐城、舒城、湯池。所以整個私塾教育,最後才結束的就是這個地方,其他地方已經沒有了,老人家還上了幾個月的私塾。所以有一本書大家多看,老人家的《九十年譜》。因為可以看出來,要成就一個高僧,他要有好的家庭教育、好的成長背景,甚至還要遇到捨己為人的校長跟老師。所以老法師講經的時候說,他們在抗戰時候的這些老師,對他們一生的影響超過父母。他們這些老師的表法,對於成就老人家的一種愛國、一種愛眾生的胸懷,都是有關係的。而且老人家四歲就去了他姑媽家,他的姑媽還是大家族。像成德一生下來就是三代同堂而已,根本不知道什麼叫大家族。

所以為什麼老法師提出家文化?因為他曾經在這樣的環境成長,他知道家文化對自己一生的影響,他知道私塾拜師那種學習方法對自己一生的影響。可是很可能我們現在當弟子的人,沒有經歷過大家族,也沒有經歷過私塾。所以為什麼老人家他可以說我犧牲生命都要把中華傳統文化傳承下去?因為他是真正得利益,因為他是真正知道老祖宗留下來的文化的價值有多深遠、有多高。而他自己受益了,他知這個恩,他鐵定要去報這個恩德。所以看那個《九十年譜》,愈看愈覺得緣分太難了,稀有難逢。老法師假如沒有那三個老師,也不可能成就。老法師講經常說,我這三個老師缺一個都不行。

老人家在巴黎錄了一篇開示,不知道大家有沒有聽,就是悟道法師在台灣辦了華藏淨宗學會成立三十週年、老法師弘法六十週年的活動,然後有請老法師開示。其中有一段話,我不知道大家有沒有印象,老人家談到他出家以後,有一個甘老太太找了十五個人,每一個人出十塊錢,這個都是五十幾年前的事情了,護持了他老人家多久?十年。我說這十幾個居士功德無量,老法師是這樣撐了十年才遇到韓館長。而且是一個月一百五十塊,多少年?十年錢都沒有增加。所以我們現在為什麼各個淨宗學會修學都這麼安定,書、經費都不愁?這是師父弘法的福報庇蔭我們。可是師父也是這些默默無聞的居士們護持他十年,不然師父那時候說,假如沒辦法了,只有兩條路,要不趕經懺,要不還俗。所以我們對老人家走過來的路了解愈多,我們就覺得太不容易了,哪一個環節沒到位,可能後面的路就走不成了,我們更加珍惜老人家這一代的教化。

師長在講《太上感應篇》的時候,可能大家有注意到,一九九九年,老人家是七十三歲,有一集成德印象非常深。老人家對著弟子們,悟謙法師跟悟莊法師應該在場,在新加坡講《太上感應篇》。

老法師講道:「我隨時都可以走」,你們有沒有印象?我當時候一聽,一驚。師父說我隨時都可以走,憑什麼?師父講道:「世出世間法統統都放下了。」當然老人家是藉這個提醒我們,往生的關鍵就是要放得下。但是我們弟子一聽到這裡,成德自己很震撼跟感動的在哪裡?老人家七十三歲生死就自在了。這個世間生活也很辛苦,尤其這幾年,老人家上了九十歲以後,他講經的時候也說道:「最近感覺到累,我年紀大了,真的是很辛苦」。可是那麼大年紀、那麼辛苦,又坐著飛機這樣奔波,也是在給我們弟子們表演代眾生苦,表演但願眾生得離苦,不為己身求安樂。而且老人家隨時可以走,也陪了我們多少年?二十一年了。所以我們弟子們也是不能辜負他老人家的用心良苦,還繼續願意長住護持我們、護持眾生、護持正法。所以我們應該要更以他老人家的志向為志向,來配合他老人家的教化。阿彌陀佛。

大眾:阿彌陀佛。

成德法師:我們台灣有一首歌叫做「同胞們起來」,你們有沒有聽過?

大眾:有。

成德法師:我還以為是台灣唱的而已。這首歌我在大陸唱沒人聽過,在馬來西亞有聽過。

對了,最後我要講一個重點,我為什麼罰跪?罰跪忘記了。我剛剛也講了,就是沒有跟師父同心、沒有跟阿彌陀佛同心,沒有「縱使身止諸苦中」,結果退心了就罰跪了。還有另外一個因素是因為最近有一個醫生幫我扎針,扎完了七天不能坐,說這樣效果會比較好,經絡會調整得比較好,所以七天之後才能坐,七天以後才能洗澡。我今天是第七天了,明天就可以坐了。但是盡量不要久坐,對循環會比較不好,坐一段時間稍微起來一下,或者也可以跪一下。日本人都用跪的,其實春秋時代的中國人應該是跪的,大家看「孔子傳」都是跪的。

(有個小女孩)跟我問到,她說成佛,因為我們一直強調,往生西方極樂世界就是當生成就了,去了就不退,就作佛了。她說可是我聽人家說,作佛要有兩個條件,一個是明心見性,一個是要得佛授記,要有這兩個條件才能成佛。其實這個小女孩講這段話,她有沒有受到別人的話影響了?有。現在那麼多宗派,角度又不一樣,她的基礎假如不夠,隨時都會因人家的話而受干擾、受動搖。所以我們現在在各地方都在護持年輕人學佛,他們的實際情況我們能掌握住,就能契機的去護念他們。

因為認識佛教不只認識了整個佛教最重要的教義、精神,還有老人家也把淨土法門介紹出來,包含《地藏經》的重要,孝親尊師才能開發性德,包含三福六和、三學六度、普賢十願,等於是整個《大藏經》裡面菩薩道最重要的五個行持。而得佛授記,請問念佛求生淨土的人有沒有佛授記?有,你們都授記過了吧?同名什麼?妙音如來,是不是授記?可是給這個小女孩講這句話的人,他可能就不是這個角度了,妳得要有一個佛給妳授記,那她說那怎麼辦?同名妙音如來,釋迦牟尼佛已經授記了。

再來,她說明心見性才是佛。我們這個時代,還要修到明心見性,幾乎不可能。黃念祖老居士已經直截了當說,不管你修哪個法門,只要不求生西方極樂世界,要想當生了脫生死,他老人家說不可能。就是眾生的根性已經沒辦法了,得要帶業往生。眾生的根性是只能帶業往生,橫出三界了,可是還是有人在那裡強調,你要明心見性才能作佛,理上講沒有錯,事上都不是對眾生的機。所以先入為主,這些年輕人我們得把他們佛法的知見鞏固才好,他們才能不受外在的這些影響。

因為聞佛法難,又能聞到《無量壽經》會集本,又能遇到師長老人家講了六十年,最後這些年,每一年、二年還講,從頭講一遍《大經科註》,都是一千二百個小時左右,還有夏老、黃老、李炳老,還有海賢老法師做表演,又是印祖這樣的師承下來,這麼好的緣分,這些有緣的人又錯失過了,那是太可惜了,無量劫來稀有難逢的機會。

所以師長為什麼講章嘉大師說要看《釋迦譜》、《釋迦方志》?因為我們對釋迦牟尼佛愈認識,我們就不會走錯路了。所以老法師在講經的時候常常都會講,佛陀三衣一缽,為什麼要日中一食、樹下一宿?表什麼法?以苦為師。

專題分享 目錄